燕悔之一行足足在秦书淮这住了三天,秦书淮也难得欢喜,每日都好酒好菜招待。

期间老道、邱大力、孟威、孟虎、赖三儿、李大梁、李敬亭等一帮和**并肩作战过的人也都来了,大伙儿高谈阔论、饮酒嬉笑,好不热闹。

待到第四天,燕悔之一行终于来辞行了,说是要回光明顶了。

秦书淮心里竟有些空落落的。

这一别,怕是再也见不到面了。

于是索性带着赖三儿,一直将他们送到十里之外。

再次道别后,燕悔之骑马出了几十米外,忽然回头,对秦书淮说道,“秦兄,以后每隔一年我们相聚一次如何?昆仑离这虽远,但两年一聚,当不是难事。”

“两年么......”秦书淮喃喃,一时语塞。

燕悔之笑道,“两年多还是少?哦对,若是秦兄什么时候喜得麟子,那另当别论。便是不到两年,我也会来道喜的。”

秦书淮勉强露出一丝笑意,说道,“两年,那便两年吧。”

吴烈接话道,“秦帮主看来是嫌两年太长,哈哈,若是无事,那便现在随我们去昆仑吧。咱们那虽无国公府那般美酒佳肴,却也有中土不常见的烧羊烤牛葡萄酒,不怕亏了你!”

不二散人立即笑道,“哈哈,吴旗主说的是!安国公安国公,如今天下已安,你又有甚大事了?不如随咱们去昆仑,去光明顶住一阵子多自在!”

燕悔之又道,“是也,秦兄意下如何?”

一番话,竟说得秦书淮有些心动。

昆仑、西域,异域风光,确是有趣。

来回一趟费上几个月,回来倒是正好赶上万邦大典。

但是......回来以后,那怕是连道别的时间都没了。

想起陈晴儿,秦书淮微微一笑,说道,“诸位好朋友的心意,秦某心领。不过这段日子怕是多有不便,若是他日得闲,秦某必定前往叨扰。”

燕悔之笑道,“秦兄肯大驾光临,我们求之不得,何来叨扰?既如此,那我们便就此别过!”

一回头,燕悔之策马而去。

吴烈、不二等人亦策马而去。

江湖人,来的干脆,去的也干脆。

......

秦书淮回到国公府,见陈晴儿正在缝制一件袍子。

不禁笑嘻嘻地上去,说,“晴儿,你怎地这般心灵手巧?”

“去,又说好听的来哄我。”陈晴儿娇笑一声,又问,“你那些好朋友都走了么?”

“走了。”

“还有朋友来么?”

“暂时当是没有了。”

“那近日你还出去会友么?”

“不了。”

陈晴儿抬起头,认真地说,“要是你要出去,我也要跟去。你陪好朋友的功夫,都比陪我多。以前你出征打仗没法子,现在......”

秦书淮轻轻地抱住陈晴儿,说,“现在,我就要天天陪着你,哪都不去。”

“说话要算话,你可是武林盟主,还是安国公、大学士!”

“在你这,我就一个身份,你的夫君。”

“哎呀,又来哄我。可是我又吃你这套,坏蛋......”

......

崇祯九年六月。

皇城的老百姓发现,这几日各种各样金头发、蓝眼睛的番夷是越来越多了。

哦不对,不能叫番夷,里正刚来挨家挨户说过,说叫人家番夷那是不礼貌的,得说外邦人。

咱堂堂天朝,礼仪之邦,不能失了礼数不是?

听说,这些外邦人不但不像咱们想的茹毛饮血,而且还发明了不少奇巧淫技,甚是新奇,有些东西比咱们的还厉害。

别不信,这话最早可是安国公大人说的。

安国公还说,咱们让这些外邦人进来,那就是看看他们有啥好东西是咱没有的,或者有啥玩意比咱还强的,咱不耻下问,虚心学习,博采众长,咱大明才能永远比别人强。

瞧瞧,安国公这是什么胸怀?人到这份上了都没有居功自傲,眼睛还盯着别人的长处,咱还有什么可自大的?

对了,前几日朝廷好像还出了个告示,说什么习外邦长技者,只要习得有用的就有赏金,甚至习得了特别好的“长技”者,竟然还能做官?

啧,这就有点不妥了。

外邦长技它再“长”,也不过是奇巧淫技而已,能跟咱大明的比?

要是他们真比咱大明强,还用得着千里迢迢地来朝拜?

忘了咱们安国公如何率领舰队在大洋上撵的这些外邦人到处跑的?

跟他学点小玩意、小手艺那是对的,但是你说学了那些个小玩意就能当官?

那可对咱大明苦读圣贤书的学子不公平!

这不,前几天还有好些个老学究带着学子去京城学署那闹的,听说带头的还是柳是书院的一位先生。

得,对于咱平头百姓来说,这些就是个谈资,至于到底怎么弄不关咱的事。说到底,有皇上、有安国公在,咱怕啥?

不管怎么说,京城街道上现在随处可见外邦人,那是事实。

这些外邦人进城的时候,几乎都带了一车又一车的东西,车上都是中土没有的稀罕玩意,有些很有趣,有些很实用,还有些很好吃,往往还没到鸿胪寺报到呢,很多东西就被城中百姓qiǎnggòu一空,乐得这些外邦人眉开眼笑的,连说什么“古德古德、三卡油三卡油”的,也是有趣的紧。

不过,总有那么一辆车东西他们是不肯卖的,据说这是进贡给皇上的东西。

话说,鸿胪寺的人,这两天真是忙得脸都白了。

万邦大典定在六月十八,还有十天时间,但是到目前为止,已经有大大小小五十多个邦国前来报到了。

一个邦国,起码来一百多人,这一百多人要安排好吃住行,还要登记、保管好他们带来的贡品,这工作量大到惊人。

一百多人这还算是少的,最多的是朝鲜国,竟然派来了六百多人的庞大使团!六百多人啊,都不知道这些家伙是来朝贡的,还是来占领咱们京师的!

更过分的是,你来就来呗,还带那么多东西干嘛?什么鹿茸、貂皮、黄金、珊瑚、海参整车整车装,足足装了三十大车!

知道要点清这三十大车的东西得费多少时间吗?

更让鸿胪寺官员又好气又好笑的是,跟朝鲜国使臣闲聊的时候得知,这些东西竟然是他们花了整整两年时间,举全国之力才搜罗到的,连国库里的都掏空了!

你说这是图啥啊?咱们大明要啥没有,而且也没强迫你吧,就是请你吃个饭,用得着把家底都搬过来吗?弄得咱都有点怪不好意思的不是?

有鸿胪寺一个小吏就拐着弯说出这意思了,没想到这话一出人家使臣当时就黑脸了。

义正言辞地说道,“万邦盛典乃天朝盛事,我等身为臣邦,岂敢不全心全意乎?再者我蒙天朝庇佑,得以安享平乐,此圣恩圣德若不倾国以报,岂非忘恩负义?我国素有‘小中华’之称,与天朝礼制一脉相承,若此番盛典之诚意尚不如海外蛮夷者,今后有何颜面自诩?”

这话说的那小吏是哑口无言,当场就给赔了不是。

除了朝鲜国,许久没来朝贡的东瀛那边,这次竟然也手笔不小。据说倭国现正在商讨恢复当年“遣唐使”类似的惯例,要定期派人来咱这边朝贡,并进入咱们书院学**明文化。不过国公爷给一口否决了,说一百年内不可以,一百年后再说。

也对,亏倭国的人想得出来!当初他跟咱大明干架的时候去干嘛了?现在一看干不过咱,就要来学咱的东西?门都没有!

除了东边的国家,这次西边来的更多,好多国家便是鸿胪寺里很多人都没听说过,什么英归黎、八朗吉斯、没厮个之类的名字,听着就没啥文化,不过他们带来的东西倒是稀奇,都成了如今城里的热门货,这几天你要不买些西洋玩意,出门都不好意思跟人聊天。

......

六月十日左右,各国使者基本上就到齐了。

根据鸿胪寺统计,前来参加万邦盛典的邦国,目前总计已达到了79个,其中有好些之前是没打过招呼的,这次不请自来,弄得鸿胪寺那边也是为难。

不接待吧,人家备着厚礼来的,咱礼仪之邦,总不能把人轰出去吧?

但是接待吧,人数远超预期的情况下,城里压根就住不下了啊!

这次来朝贡的各国使臣,外加随使团来的那些贵族、商人,加起来妥妥两三万!

现在京城所有客栈全部爆满,随便多偏僻的犄角旮旯,但凡你还能找到一间客房都算你赢!

这几日酒肆、赌档、客栈、青楼的生意那是好上天了,不光全天候不打烊,而且价格开的那叫一个高,就这样还有的是外邦人排队,乐得那些个老板整天笑得牙不见眼。

随着万邦大典的日益临近,京城的各主要街道上都开始张灯结彩了。

这倒不是朝廷的意思,因为来朝贡的国家远超预计,朝廷对这次盛典的预算早超了,崇祯正想着法的各种“找赞助”呢,恨不得临时再跟秦书淮出门去敲诈点钱,哪还有闲钱去大规模装扮整个京城?

这些,完全都是百姓自发凑钱弄起来的。

为啥?朝廷的盛世,那不就是咱老百姓的盛世?如今那么多外邦人来串门,那咱不得好好装扮下?些许彩条、灯笼、红毯子值几个钱?大伙儿你十文、我半两的不就凑出来了?更何况坊里开店的那些老板都拍了胸脯要出大头,哪轮得到平头百姓出大钱?

......

这几天,英归黎人马丁的脚就一直没停过。这个陌生而神秘的国度,仿佛对他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有生以来他第一次发现,原来这个世界竟然还有这么繁华的地方!

原来,这个世界的晚上比白天更漂亮!瞧啊,一到晚上这里到处都是造型各异、美轮美奂的灯笼,人们竟然不用躲在家里,而是可以随便出来闲逛!只要有钱,你可以去逛灯市,那里有无数精致高雅的东方商品供你挑选,更有让人看了都要流下口水的各种食物!老天,简直无法描述这里的东西有多好吃!相比之下,我都开始讨厌肯特郡的黑麦面包了!

除了灯市,无论多晚,你都可以找到酒馆喝酒,甚至可以去赌场、青楼找乐子,这在自己国家简直无法想象!

马丁已经决定,这辈子自己的奋斗目标,就是留在这里!

不过在这之前,他还得回几趟英归黎。

为啥?因为得赶紧去进货啊!

这次他带来的一马车货物,在进城后的第三天就全部卖完了!

见鬼!天知道这些东方人多有钱!那些货已经加了三倍的价格,然而还是被抢光了。

是的!这看上的确是“抢”,一群人围上来,根本不还价!好在这里的人都是如此善良,该给的钱一点没少!如果这种情况发生在欧洲,自己敢断定除了为数不多的几个绅士会照价付钱,其他的野蛮人一定会拿走就跑的!

现在马丁信了,为什么在欧洲会有那个传说——在遥远的东方有个古老的国家,那里遍地都是黄金!

这里遍地都是黄金!这里的人都很善良!这里的建筑、风景让人留恋忘返!这里的空气,都仿佛透着自由的甘甜!

马丁决定,花五年的时间拼命跑货,只要再来这么五六趟,自己绝对能攒够下半辈子花不完的钱!

到时候,他就留在这里,买上一处大宅子,再也不回肯特那个只有黑麦面包,晚上八点后就宵禁,甚至连喝酒都要偷偷摸摸的地方了!

跟马丁持同样态度的西方人非常多,甚至这之中竟不乏一些已经在本国获得爵位的绅士。这几日,京城里很多居民发现,总有些蓝眼睛、金头发的人来打听,这里的屋子什么价,外邦人可不可以买。

确实,跟这个时代的欧洲比起来,大明的京城绝对是世外桃源一般。

尤其是这几年来,崇祯重视基础建设,京城作为帝国的门面,自然是重点打造。这里的马道是宽了又宽,老旧的建筑全部推倒重建,短短几年,面积就比历史上扩大一半,而且里头更加干净整洁,井然有序,配套设施又完善,是个人进来都会喜欢。

而相比这个时期的欧洲,大航海时代刚刚进入尾声,全球殖民部署却才刚刚开始,大多数国家尚未通过掠夺完成原始积累,富裕谈不上,顶多算是个温饱,那还得是荷兰、西班牙这样的国家。

实际上,此时欧洲很多所谓的“国家”,无非是几个城堡外加一些破旧的农庄组成,最繁华的地方,可能也就大明一个县城大,生活水平也极低。比如此时的英国,大多数人还穿着兽皮、麻布,连餐盘都是木头的,怎么可能和**的京城比?24

  

章节目录

东厂督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堆只为原作者碑塔城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碑塔城主并收藏东厂督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