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逸笑了,这欧阳老灯挺有意思,他这是太把他自己当回事了吧?真以为拿了个不知道哪里来的令牌,就能目无余子,在星源大陆高高在上了?

可笑!

“欧阳窜天,不管你手里的破烂是哪里捡来的,本座以星源大陆武盟副堂主、巡查院副院长的身份通知你,你的任命完全无效。”

林逸伸手把背后的两个新任大堂主和巡察使拉到身边:“这两位才是凤栖大洲名正言顺的大堂主和巡察使,你,不是!现在马上结束这场闹剧,回去你们欧阳家族当你的家主去吧!”

“若是再不知轻重好歹,你们欧阳家都会被你连累,其中的利害,欧阳窜天你身为家主,应该要好好考量一番吧?”

在林逸看来,欧阳窜天压根就不是凤栖大洲的领导,所以也谈不上罢免什么的,就是通知他一声而已。

让两位名正言顺的领导上位,这是拨乱反正,当然,欧阳窜天肯定不会那么容易接受,这老灯很有底气的样子,如此逼迫之下,应该会展露底牌了吧?

果然不出林逸所料,欧阳窜天冷笑道:“司马逸,你真以为自己多了不起了么?刚才本座已经说过了,你没资格插手凤栖大洲的事务,更别想用你的身份来罢免本座!”

晃了晃手中的令牌,欧阳窜天面上露出一丝得意:“看清楚了,这令牌可不是星源大陆武盟发下来的,本座的任命,是直接由焚天星域大陆岛武盟下令的!”

“从现在开始,凤栖大洲就是直属于焚天星域大陆岛武盟的地方,星源大陆武盟无权干涉,那两个人来这里捣乱,还想空口白牙的占据凤栖大洲,本座拿下他们甚至杀了他们也很合理!”

“话已经说的很明白了,司马逸,你还想要出头架梁子么?这几个狂徒肯定是在劫难逃了,你若是也想把自己搭进来,那就试试看吧!”

欧阳窜天挥挥手,周围的战将又往前逼近了几步,将包围圈缩小了几分,林逸不离开的话,同样会成为他们攻击的目标。

林逸似笑非笑的看着欧阳窜天,戏谑的眼神仿佛是在看一个白痴:“欧阳窜天,你是不是傻啊?焚天星域大陆岛只会和大陆武盟对接,什么时候插手过大陆武盟下属大洲的任命了?”

就好比大陆武盟一般只会抓住大洲层面大堂主、巡察使、各个公会会长等最关键的任命权一般,大洲下属的分部基本不会干涉。

分部的首领,百分之九十九都是由大洲自行任命,偶尔由大陆武盟直接任命,也会取得大洲武盟的认同。

本来大洲武盟都是大陆武盟安排的人,这偶尔的行为自然不会遭到抵触。

可大陆岛武盟对大陆武盟就不同了,名义上大陆岛武盟是大陆武盟的上级,但在对大陆武盟的任免上,权限非常小,基本只有一个形式罢了。

就好像世俗界的联合国,对于成员国并没有直接的领导权,可以给出意见,但无法干涉成员国的内政!

大陆岛武盟对大陆武盟没有足够的指挥权,欧阳窜天接受大陆岛武盟的任命,想要把凤栖大洲从星源大陆独立出去,就好比天朝的某个省想要闹独立,并找了另外一个半球自称自由民主实则霸权主义的国家当靠山一样不靠谱。

闹独立的永远不会被新找的主子当宝,他们只是想要一个炮灰来撬动这片区域的平衡,进而有更多筹码来为自己摄取利益罢了。

欧阳窜天完全是失了智,居然拿着大陆岛武盟的鸡毛来当令箭,真是不怕死的典型代表啊!

偏偏欧阳窜天还不自知,听了林逸的话,反而得意洋洋的笑了起来:“无知!司马逸你懂什么?大陆岛武盟才是真正的统领,本座得到大陆岛武盟的看重,得封凤栖大洲武盟大堂主和巡察使,自然要为大陆岛武盟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啊!”

“反倒是你,别仗着大陆武盟的一些身份,就到本座的地盘上吆五喝六,信不信大陆岛武盟一道旨令下来,直接把你打入万劫不复的境况中?!”

欧阳窜天有大陆岛武盟的撑腰,底气十足,指着林逸威胁道:“念在相识一场,老夫最后奉劝你一句,别再来趟这潭浑水了,还是为自己考虑考虑吧!现在离开还来得及,等老夫下令发动,你就是想走也走不掉了!”

自称老夫的时候,是以私人的关系在说话,自称本座的时候,就是公对公的意思,欧阳窜天表示很给林逸面子了,要是给脸不要脸,那就真的要撕破脸了!

其实欧阳窜天真心不想和林逸撕破脸,要不然也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劝说林逸别插手,以两人之间的恩怨,他巴不得有机会弄死林逸呢!

就是因为没把握,才会显得如此色厉内荏,外强中干!

林逸轻笑摇头:“欧阳窜天,你是真的看不明白啊!我也最后劝你一句,现在回头还来得及,千万不要误了自己又误了你们欧阳家族啊!”

“大陆岛武盟根本没理由插手大陆武盟的内政,任命你统领凤栖大洲更是逾矩了!大陆武盟真要镇压凤栖大洲,你以为大陆岛武盟会出面帮你么?”

“即便大陆岛武盟愿意出面帮你,大陆武盟切断凤栖大洲的传送通道,远水救不了近火的情况下,凤栖大洲能独立支撑多久呢?”

林逸可谓是苦口婆心了,凤栖大洲毕竟是自己经营过的地方,出现任何损伤都是不愿看见的结果,能和平解决最好。

实在不行,就只能选择武力解决了,并且是在最短的时间内发动斩首行动,把欧阳家族的首脑给解决掉,应该就能平息叛乱了吧?

“司马逸,你吓唬谁呢?老夫又不是被吓大的!大陆武盟敢对大陆岛武盟直属大洲动手?这才是不折不扣的反叛!”

欧阳窜天咬牙冷笑:“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那本座就没什么可顾虑的了!所有人听命,发动合围攻击,把他们统统拿下!若是有人反抗,格杀勿论!”

  

  。

章节目录

校花的贴身高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堆只为原作者鱼人二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人二代并收藏校花的贴身高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