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早,家里除了白老爷一家和成家外,其他人都收拾好了东西套上马车和骡车便要出门。

当然,白二郎是不算在白老爷那一边的。

白老爷和成大郎站在门前目送他们浩浩荡荡,欢欢乐乐的跑了,两亲家对视一眼,都莫名的有些想叹息。

虽然雍州离京城很近,近到每每休沐,京中的官员、学生和公子哥们都喜欢从这儿骑马跑到雍州去度假,但满宝他们一次都没去过。

出了东城门,上了宽敞热闹的管道,满宝便将帷帽束紧,直接打马就率先跑了,白善也将布巾掩住口鼻,打马追上去。

白二郎哇哇叫道:“你们等等我啊。”

才一张嘴,因为对面车道来车,灰尘飞起,直接就扑进了他的嘴巴里,白二郎气恼的直接呸呸几声,也将布巾掩住口鼻,这才打马去追俩人。

大吉这才带着两个护卫去追三人。

白叔平也跟着周立学周立固他们一起来了,连他母亲都跟着去雍州玩,也就他大哥,因为还在镖局里习武,不能离开。

习武和他们读书不一样,后者还有假期放,他大哥习武却是没有的,基本上除了过年,就没有离开镖局的时候。

除非他学成开始可以独立走镖。

白叔平掀起帘子,和周立学看着车外的车流和人来人往,也被灰尘扑了一脸,他放下帘子道:“可真够热闹的。”

周立学道:“京城是我见过的最大最热闹的城了。”

周立固:“……三哥,你总共才见过几座城啊,而且京城乃国都,自然最大最热闹了。”

老周头也拉着窗帘看着外面,和几个嫌弃灰尘的孩子不同,他就没把这灰尘放在眼里,所以直接顶着灰尘和周大郎道:“雍州的人只要有京城一半多,那就不愁找不到种地的人,而且我看京城离雍州也不远,那边找不到种地的,来这边找也行啊。”

周大郎却看着官道上来来往往的人,问道:“爹,你看外面这些谁像是会种地的?”

老周头就盯着外面不说话了。

刘老夫人正笑眯眯的和钱氏说话,“雍州要比京城凉一些,我们又住在庄子里,要更凉快,正好躲过了秋老虎。地里种了许多瓜果,到时候请亲家母去地里摘果子。”

钱氏笑着应下。

一阵马蹄声过,钱氏撩开帘子便正好看见满宝一阵风似的骑着马跑远了,白善骑着马紧随其后,好一会儿白二郎才追了上来,她便半放下帘子和刘老夫人道:“满宝这孩子越发调皮了,有时候我看着她骑马都有些心惊胆跳的。”

刘老夫人则笑道:“几个孩子这几月都忙坏了,好容易有空闲出来,随他们去吧,他们的骑术都是和大吉学的,再差也差不到哪里去,何况大吉还时时跟着他们呢。”

孟氏正好也坐在一旁,闻言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刘老夫人周到,这车里坐的每一个人她都照顾到了,钱氏也是八面玲珑的人,俩人一应一和,气氛好得很。

按说她的身份应该是和郑氏交谈才对,偏她就更和刘老夫人说得来,而小钱氏虽矮郑氏一辈,俩人却更说得来,主要是,彼此都同龄,也更有话题。

孟氏自然是和小钱氏郑氏一起说话了。

立君和立如也是第一次离开京城去雍州,一路上就坐在车窗边叽叽喳喳的说话。

大家说说笑笑的,不过半日功夫就到了白家的庄子里。

庄子里的管事昨晚上已经提前收到了消息,一早便叫人洒扫庭院和房间,将主子和客人们迎接进去。

刘老夫人招呼着他们住下,因为是乡下地方,庄子里的房间有限,所以需要不少人合住。

但不会有人嫌弃的,在场的,谁还没过过艰苦的日子呀,再苦能有从村里到京城的路上露宿野外苦吗?

满宝和立君立如一起住,白善则和白二郎一块儿住,大家分好房间便住进去。

将行李一放,立即撒丫子就跑向庄子里的果园了。

地里的庄稼全收了,此时地里正空落落的一片,只有一些瓜田还搭着架子,还有就是不远处的果园了。

满宝几个跑进果园里看果树,此时正是吃枣子的时候,晚梨也有。

一群少年立即咋呼起来,叫道:“快看,这些青枣都可以吃了。”

“看上去还挺大的,不知道味道如何。”

满宝立即蹦起来扯下来一根比较低矮的枝叶,摘了一颗道:“我替你们尝尝。”

众人一起看向她,满宝咬了一口,眼睛大亮,脸上都忍不住愉悦起来,都不用她说话,白善立即道:“是甜的,快拿杆子来打。”

大家便呼啦啦的跑了,和庄子拿了杆子,抢不到杆子的就去找了一根长棍子,大家就开始站在树下打枣子。

才两棍子下去,白善几个就忍不住心痛起来,“你们倒是轻一些呀。”

周立君就蹬掉鞋子,撸了袖子道:“打什么打呀,等着,我上树给你们摘。”

周立学立即也丢了杆子,“二姐,我和你一起。”

于是也脱掉鞋子,跟在周立君屁股后面蹬蹬的上树。

满宝看了看他们,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鞋子,然后看向白善,小声道:“当官了是不是得稳重一点儿?”

白善已经在脱鞋子了,他道:“这儿除了自己人,没人知道你当官了。”

满宝一想也是,立即脱掉鞋子,和白善另外找了一棵看上去果子特别多的树爬了上去。

白二郎也爬了,爬树他虽然比不上白善和周满,却比周立学也不差多少的。

大家爬到了树上,开始挑又大又熟的青枣往下丢,周立固他们就负责捡。

白叔平张大了嘴巴,老半天才缓过神来,他扭头问周立固,“少爷,我,我是说,白善和你小姑他们怎么还会爬树?”

“这有什么,他们还会下河呢,”周立固道:“我很小的时候他们就会爬了,好像是我四叔教他们的,因为这,我四叔还被我爷爷追着打了一顿呢。”

白叔平道:“我大哥都不会爬呢。”

因为白伯安从小也是被强按着要走读书那一条路的,就算力气更大,也更喜欢活动,但也不敢做这样调皮的事。

没想到少爷他们竟然能做。

  

  。

章节目录

农家小福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堆只为原作者郁雨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郁雨竹并收藏农家小福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