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宝几人跑得太快,等老周头他们是不可能等的,这么大的太阳挂着,在路上等多无聊呀。

于是他们就一路问着先到了地方。

那是一个挺大的村落,看着跟大梨村差不多一样大,只是房屋不是很整齐,而在一望无际的旷野之中,还零星有几户人家点缀。

满宝勒住赤骥,原地转了两圈,将附近都看过,便指了那个大村落道:“应该就是那儿了,走,我们过去看看。”

三人打马过去,大吉带着两个护卫跟在后面。、

马才跑到村口,正在村口那里看谷子的孩子们立即蹦了起来,一半的人远远的站在树下或屋檐下看他们,一半的人则转身跑回村里去。

这看着跟他们村差不多嘛,满宝打马到了跟前,和白善对视一眼后便跳下马。

满宝从身上摘下荷包,从里面倒出两块点心,看见这么多孩子,有点儿不好意思出手。

白善就摸了摸身上,也只摸出几块点心。

白二郎鄙视的看了他们一眼,拿出自己的荷包,一倒便倒出来十几颗糖。

孩子们的眼睛一下就亮了。

三人将这些糖和点心分给他们,问道:“这是岐阳县的莆村吗?”

就算是小孩儿也知道县村之名的,因此点头,“是,贵人们要找谁?”

满宝笑道:“我想找你们的里长。”

正说话,几个大人跟着一帮小孩儿浩浩荡荡的过来了。

为首一个老者,穿的是宽袖,一看就是里长。

在乡下地方,除了地主老爷和里长,谁还会穿宽袖呀。

而听说莆村大部分都是佃农,并没有像白老爷一样有钱有地的地主老爷的。

于是满宝笑着迎上前,尊老的先行揖礼,对方的目光快速的扫了一下他们身上的衣饰,目光在他们身后的马上一扫而过,自然也看到了身高体壮的大吉三个护卫。

里长也露出笑容,跟着回礼,这才问道:“几位小姐公子这是?”

满宝连忙从袖袋里拿出自己的官印和户部给的文书,其实就是薄薄的一张纸,上面盖了户部的印章,写明了她职田的范围,以及地点之类的。

“在下周满,是来看一看我名下的职田的。”

里长惊讶的看向周满,他知道,他管辖的职田又换了官员,还听说是个编撰和太医,他这才觉得微松一些呢,结果没想到对方竟是个小姑娘。

他看了一眼手中的纸,迟疑的问:“大人是想自己管理职田?”

满宝笑道:“是想叫家里人管着的,当然,今后还需要里长多多照应。”

满宝从小就是村里长大的,知道一个里长的支持有多重要。

里长却笑了笑道:“大人说笑了,小人能照应大人什么呢?”

他立即回过神来,将看过的公文折起来交给周满,从身后儿子的手里接过斗笠,戴上后道:“大人既然来了,不如小的带大人看一下您的职田?“

满宝欣然答应。

于是大家便转而向村外走去。

村里的人很快就知道是职田的大人来看自己的田了,这可关系到大家的生计,于是不少人都跟在后面一起去看。

里长悄悄的看向周满几人,见他们面色坦然,似乎并不介意,也就不驱赶村民了。

满宝的千亩职田并不全在这里,而是大部分在这里,还有一部分则在另外两个里和村里,只是那两处占的少,所以满宝先来这里罢了。

此时地里的庄稼已经全收了,地里要么是空的,要么是野草丛生。

满宝他们都是种过地的,且从小就在村里长大,没少看人春种秋收,佃农们劳作得怎么样,只看田地里的情况就能猜出。

而此时,刚收获完不久的地里就全是野草了。

满宝走到地里,用脚尖踢了踢地里的野草,然后蹲下去拔了拔,用了不少的劲儿也没拔动。

白善则蹲下去挖了一捧土,伸手捏了捏后和满宝道:“都是熟土,就是不怎么经常翻,所以土质有些不好了。”

一旁站着的里长眉头微跳,转头看了白善一眼,见他衣饰最为华贵,身上的绸缎还是暗纹,只袖口绣了一只半隐半现的鹤,看着是一群人之中最贵气的。

他没想到他还懂得种地。

满宝点了点头,抬头望向远方,发现举目所到之处都是野草,她便有些头疼,就这,她爹还想翻一翻地埋下野草过冬呢,她觉得她大哥他们的腰估计会很疼。

满宝摇了摇头,问里长,“这职田的始终从哪儿到哪儿?”

那么大一块地,走是不可能走完的,但里长可以指着告诉她从哪儿大概到哪儿,哪些部分有缺漏,是属于良民的地。“

虽然中间偶尔夹着别人的地,但基本上她的职田都可以连接得起来。

朝廷能连接起这么大一块地,看来没少从人手里买地呀。

满宝心里有问题,不问清楚便不开心,问道:“我听说朝廷会从百姓手里赎买土地,这些以前都是村民们的地?”

里长微愣后笑道:“这倒不是,这一片以前是一位姓刘的将军的,那会儿是前朝的时候,再往前更难追溯了,在我祖父的时候,听说这十里八乡隔上两年就要换一个流民帅,今儿是这位将军的,明儿是那位老爷的,本朝建立以后,朝廷直接把这一大片都收回去了,后来分给了官员们做职田。”

里长道:“我等都是从失地后从别处迁来的,在此落脚也不过才十多年。”

满宝就好奇,“那你们故乡在何处?”

里长道:“倒也不远,也在岐阳县,不过在另一头罢了。”

白善问,“你们是因何失地?”

里长沉默了一下,然后又挤出笑容道:“皇恩浩荡,我们的土地就是被朝廷赎买去的。”

满宝三人:……

满宝点了点头,顺着这一大块旱地往下走,走到了田里,见田里的地都龟裂开来,一大块一大块的,那裂开的口子很大,便知道这地方干旱挺严重。

她问道:“今年可有蝗灾?”

“有,不过不大,”里长也看了一眼地里的裂口,知道这几位小公子小大人都是懂种地的人,因此也不隐瞒,“您别看现在没几个蝗虫,让孩子们往草地里一跑,它们就全飞起来了。”

  

  。

章节目录

农家小福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堆只为原作者郁雨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郁雨竹并收藏农家小福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