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一走,长豫就拉着满宝做到榻上,却冲着明达挤眉弄眼,“有人想问问题,却又不好意思呢。”

明达笑道:“我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她扭头对满宝道:“今年天冷,都三月了还倒春寒,听钦天监说,北边现在估计还在下雪呢,你们打算何时启程?”

满宝算了一下时间后道:“我自己计划着清明前后走,此一去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到高昌,到了高昌也不一定就能马上找到,所以早些走,也能早些回来。”

明达是有些羡慕的,但她知道她是不可能跟着去的,别说她现在没出嫁,就是出嫁了,高昌这样偏远的地方父母也不会允许她去的。

她拉着满宝的手道:“一路上常给我们写信报平安,也让我们知道你们去了哪些好玩的地方。”

满宝点头应下,然后也笑嘻嘻的问道:“你有没有东西托我带给别人的?”

明达脸色微红,忍不住挠她,“你也和长豫姐姐一样笑我。”

三人笑闹了一阵,明达便道:“是有些东西想要托你给他,不过还没收出来,且等几日。”

满宝就道:“他现在还在崇文馆里上学呢,你有什么东西直接拿去给他就是。”

长豫靠在榻上笑道:“我也是这样说,到时候有什么话俩人当面说多好,非得我们传话,我们是不介意听你们悄悄话的,就怕你们害臊。”

明达抿嘴一笑,不再拒绝。

满宝干脆道:“吃过午食我们就一起去崇文馆吧。”

明达:“你公务不忙了?”

满宝就掰着手指头数给她看,“皇庄那边人都痊愈了,连脉案都做好,入档是萧院正的事儿;今儿太医院我不当值,太医署也没课;外头的话,萧院正让我再去看一下杨侯夫人,不过这事儿不急,天黑之前去之前就行,所以下午我是没事儿的。”

明达听着咋舌,“你可真够忙的。”

“可不是,所以难得偷得半日闲来陪你们玩呀。”

长豫却对杨侯夫人生病的事儿很感兴趣,将话题拉了回来,问道:“杨侯夫人怎么病得这么严重?这得有七八天了吧?”

“是呀,有小十天了,”满宝道:“风邪入体感染了风寒,还是恶寒,不过我前儿去看她已经好多了。”

长豫哼哼道:“听说杨大人一回来就被她逼得避到城外庄子上了,可见人是不能太过得意的,不然老天爷也看不过去。”

满宝听得一愣一愣的,问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儿,我怎么不知道?”

长豫瞥她,“你在外面没听说吗?杨大人才回京几天就搬到城郊去了,一直到离开京城都是住在城郊呢。”

满宝:“……那不是为了躲清静吗?”

“你看,连自个家里都不清静,可见杨大人被欺负成什么样了。”

满宝:……

明达拉着满宝笑道:“别理她,最近宫里无聊得很,她一直为杨大人抱不平呢。”

三人说着闲话,一直到午时宫女传膳皇后都没回来。

据说皇后去和皇帝用午饭去了,她们三个便霸占了皇后的太极宫,在这里吃过饭才优哉游哉的往崇文馆去。

满宝道:“皇后宫中的膳食真好吃。”

长豫也觉得好吃,“下次我们快要吃午饭的时候我们再来找母后说话。”

明达忍不住笑出声来,满宝也乐,三人笑笑闹闹的往崇文馆去。

崇文馆此时也才用过午饭,正是休息时间,看到两位公主到来,学子们连忙起身行礼。

最后大家羡慕的看着白善和白二郎拉着殷或跟两位公主上了观景楼。

“其实做驸马也挺不错的。”

“当初选驸马时你可不是这么说的,还说什么宁为纨绔子,不做帝王婿。”

“那也要他能做,他会说这句话是因为知道陛下就看不上他,不过是自己给自己面子罢了。”

“这两天白二上蹿下跳的,现在公主也亲自来了,难道他们真要去西域?”

“多半是真的,我听我爹说,太医院在皇庄那边的病人都试过两拨了,那种痘法好像真的管用。”

“这是太医院的事吧?最多加上一个鸿胪寺,白善和白诚去凑什么热闹?”

“嘿嘿,你说凑什么热闹?周满是白善的未婚妻,他能放心她独自一人去那么远的地方吗?从这儿去西域,一路上不是草原就是大漠,那边的人可野蛮得很……”

封宗平听他们越说越不像话,道:“你们收着点儿吧,她现在是五品正官!”

几人声音便小了些,只是依旧心照不宣的笑。

封宗平摇了摇头道:“白善已经考中了进士,名次也不低,过了礼部和吏部的考试就能授官,虽说考完试就要外出赶得有些急,但并不是不行。”

他道:“他要是有意,大可以参加吏部的考试,现在就已经和子阳一样等着授官了。以他在陛下和太子殿下前的印象,他求一个外放往西域去的官职并不难,但他并没有这么做,想也知道此去是为游学,而不是为了你们想的那些乱七八糟的理由。”

几人一静,不太好笑了。

封宗平就摇了摇头道:“你们还真打算纨绔一辈子呀,子阳已经在等着授官了,这下白善和白诚也要出宫去,马润几个现在也都跟在殿下身边办差,整个崇文馆以后就剩下我们这几个了,我呢,已经计划好明年再试一次进士考,不中就要考虑去考明经了。”

他瞥眼看过去,“你们呢?”

鲁越等人一滞,一时说不出话来。

赵六郎在一旁幸灾乐祸的笑,道:“我是不急的,我爹说了,我只要老老实实地读书不闯祸就行,等殿下不需要伴读了,到时候就和陛下求个恩典当侍卫去,到时候我不当值的时候一起喝酒去呀。”

鲁越等人:……心更塞了。

封宗平摇了摇头,“周满比我们还小几岁呢,现在就已经是五品编撰和五品太医,种痘的事儿若有结果,她功劳必定不小,就算不能像男子一样封侯拜相,那也是大晋的中流砥柱了,你们能笑话她什么?”

  

  。

章节目录

农家小福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堆只为原作者郁雨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郁雨竹并收藏农家小福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