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人的修为,绝对达到了武道的终极!他的身上,有非常强烈的,‘源’的气息!我在他面前,就是蝼蚁般的存在。”

轩辕墨邪目光深深震撼:“以我的潜力,飞升上界,比肩女皇,机会非常之大,但面对那人,我却连一点仰望的资格都没有。”

“宫主大人,这世上,真有此等强者?”

炎天龙神听着轩辕墨邪的话,也是彻底震愕。

“我亲眼所见,难道还有假?”

轩辕墨邪叹了一口气,随后大手一握,目光变得锋锐,道:

“我轩辕墨邪何许人也,绝不会甘心当一只蝼蚁,我打算冒天下之大不韪,逆练鸿蒙,以此追寻传说中的‘源’道,登临修炼巅峰!”

“宫主大人,万万不可!逆练鸿蒙古法,不知有多么凶险,这明明是莫血冥的阴谋,你怎么还要钻进去?”

炎天龙神大惊失色。

“呵呵,莫血冥这个阴谋,倒也启发了我,逆练鸿蒙,虽然无比凶险,但也是一条捷径!迅速窥见源道奥秘,登临武道之巅的捷径!”

轩辕墨邪说话之间,一把把精血铸造的飞剑,在大殿内呼呼斩杀,剑风凌厉,除了古老的鸿蒙气息,隐约之间,还透出了一丝“源”的奥秘。

“我逆练诛天神剑诀,气血大是岔乱,随时都要走火入魔,但另一方面,我也窥见了‘源’的气息,只要我能领悟源道的奥秘,逆练鸿蒙的恶孽,我可以完全消除。”

轩辕墨邪眉宇之间,隐约透着疯狂。

炎天龙神恐惧退后一步,他看着轩辕墨邪,仿佛看到了一个赌徒!

光靠正常道法,轩辕墨邪不可能达到武道巅峰。

所以,他在赌!

赌一条捷径!

逆练鸿蒙,就是他眼中,突破武道巅峰,超脱诸天一切的捷径!

“宫主大人,这……这也太危险了……”

炎天龙神声音嘶哑,一旦发生意外,轩辕墨邪陨落,天道宫怕是也要覆灭了。

没有轩辕墨邪坐镇,没人能挡住外界的锋芒。

“我知道,大概一个多月后,我就要走火入魔,到时候,我肯定还不能领悟源道的奥秘。”

轩辕墨邪徐徐道。

“那怎么办?宫主大人,你可千万不能出事啊!”

炎天龙神急道。

“呵呵,没事,到时候弑师大会开始,只要杀了玄天机,我逆天证道,可以暂时消除逆练鸿蒙的罪孽,修为也可突飞猛进,届时我十万飞剑齐杀,先诛叶辰,再灭冥殿,最后飞升上界,与女皇分庭抗礼!”

“如果能杀掉女皇,抢夺她的紫薇宿命术,再配合我的星帝浩然气,绝对能窥见‘源’的奥秘,彻底消除所有罪孽,成就天地世间,逆练鸿蒙第一人!”

轩辕墨邪语气铿锵,字字如刀剑,目标非常明确。

第一步,逆练鸿蒙。

第二步,弑师清孽。

第三步,诛杀叶辰。

第四步,剿灭冥殿。

第五步,飞升上界。

“宫主大人……”

炎天龙神浑身颤抖,不住的哆嗦。

轩辕墨邪的计划很完美,但问题是,逆练鸿蒙的风险,实在太大了,一旦发生意外,后果不堪设想。

而且,即将举办的弑师大会,也不是万无一失。

万一,天机道人被人救走,弑师失败,岂不是要完蛋?

“别慌,放心吧,我另外还有后手。”

轩辕墨邪眯着眼睛,以他谨慎的性格,就算豪赌,也会给自己留一条后路,不可能真的焚身了。

“那就好。”

炎天龙神还是哆嗦,就算有后手,恐怕也难以挽回逆练鸿蒙的恶果。

一旦赌输了,轩辕墨邪就算不死,也要脱层皮。

“弑师大会的事情,筹办得怎么样了?”

轩辕墨邪询问道。

“宫主大人,英雄帖全部发出去了,诸家各派都有回应,都想一睹大会的盛况。”

炎天龙神答道。

“很好。”

轩辕墨邪点点头,观看的人越多,他弑师的功德就越深厚,一旦证道成功,就是逆天蜕变的时候。

“宫主大人,我这次前来,是有急事要向你禀报。”

顿了顿,炎天龙神缓缓道。

“何事?天狼回来了吗?”

轩辕墨邪眉头皱着,天狼叛变之事,他还没有解决。

“没有,我此前派他出去发英雄帖,他还没回来,等他回来后,我会叫他来见你。”

炎天龙神摇了摇头,天狼叛变,这是他没有想到的。

“那有何事?”

轩辕墨邪问。

“关于悲禅大帝的事。”

炎天龙神道。

悲禅大帝,是上古七大神帝之一,主要修炼佛法,手头上有一件鸿蒙至宝,叫大悲紫金钵,用来镇压上古大凶之中,最厉害的太阴玉兔。

“悲禅大帝的墓府找到了?玄天机肯吐露实情?”

上次盗挖勾陈大帝的墓府,天道宫尝到了甜头,想继续盗墓,这次瞄准了悲禅大帝。

不过,悲禅大帝的墓府,位置非常隐秘,如果强行推演坐标,必定耗费巨大的心血。

所以,轩辕墨邪想到了天机道人,想逼后者出手,推演悲禅大帝墓府的所在。

反正,天机道人迟早都是要杀的,不如在他临死前,压榨干净他的价值。

“没有,天机道人一直不肯开口。”

炎天龙神摇头,道:“那悲禅大帝的墓府,已经被帝渊殿找到,并彻底盗挖了,悲禅大帝的尸骸,还有大悲紫金钵,太阴玉兔,全部被帝渊殿掠走了。”

“是吗……”

闻言,轩辕墨邪心头一震,随后叹道:“罢了,既然被帝渊殿得到,那就算了吧。”

轩辕墨邪也不深究,他眼下的麻烦,非常之多,可不想为了一座神帝墓府,和帝渊殿结怨。

“大人,可是……”

炎天龙神话锋一转。

“可是什么?我说了不追究了。”

轩辕墨邪皱了皱眉。

“不是,宫主大人,我收到消息,那太阴玉兔被帝渊殿抓了去,但最后逃了出来,而且还偷走了帝释天的一门源术。”

炎天龙神声音神秘,说到“源术”两个字的时候,语气加重了一些。

“源术!?”

听到这两个字,轩辕墨邪也是大为震动。

  

  。

章节目录

叶辰夏若雪都市极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堆只为原作者风会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会笑并收藏叶辰夏若雪都市极品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