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西宴没放过她脸上的表情,似要看穿她隐藏的心思。

许橙饿得不行了,压根没心思和他玩“你猜我猜”的游戏,按着肚子嘟囔道:“能不能弄点吃的来?”

裴西宴不敢置信她竟然又把话题扯到吃的上面了,她上辈子是饿死鬼投胎吗?

明明昨天发烧的时候连水都不肯喝,阿朝还说她没有生存的意志,结果今天醒了之后就瞬间变回那个伶牙俐齿的女人了。

“你以为自己是在住饭店?”

“……”

许橙茫然的看了他一眼,顷刻间意会过来自己此刻是“阶下囚”,没有资格要吃的。

她的眼睑瞬间耸拉下来,嘴唇微嘟,无声的叹了口气,然后缓缓躺下,翻了个身,背对着裴西宴。

连吃的都没有,还有什么好聊的?

对某男的仇恨值又要上升一大截了。

裴西宴坐在凳子上,表情发黑的看着许橙的后脑勺,该死的女人!

“你的真实目的隐藏不了多久了,等你的同伙招了后……”

裴西宴话还没说完,就看到许橙忽的坐起来。

呵!果然怕了吧!

提到同伙就慌张了。

“我的同伙?谁啊?”

“……”

裴西宴内心不屑:竟然还想套他的话?做梦!

许橙想起了他绑着自己在船上问的那些话,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干脆问出自己心中的疑惑,“你究竟是为什么非得认定我有同伙?你觉得我的真实目的是什么?”

裴西宴冷嗤一声,自然不会被她的问题牵着鼻子走,“你只要说出是谁派你来的就行了,这样也省得你的同伙在牢房里受酷刑。”

即便她发烧时说的那些话可能证明她不是间谍,但他宁可错杀也绝对不能放过任何一个可疑的人物!

许橙头都要炸了,“你脑子里在想些什么啊?你该不会认为我是间谍吧?”

她记得电视剧里面这个年代最多的就是各种间谍了,狗男人又一直追文自己接近他的真实目的,是谁派来的,还坚定的认为自己有同伙……

根据他问话的内容总结不难推断出“间谍”这个词。

她说完后,裴西宴的表情果然有了变化,仿佛野兽盯着猎物的那种势在必得的表情。

我去!

还真被她给猜中了啊!

许橙心中恨不得骂娘了,狗男人脑洞也太丰富了吧?居然怀疑她是间谍?她哪里表现得像个间谍了?

还有,她抓来自己的“同伙”究竟是谁?

“承认了?”

裴西宴的内心很复杂,他既希望自己猜的是对的,同时内心深处也不愿意许橙真的是间谍。

许橙无语的嗤笑,“承认个p啊!我要是间谍,你和你府内的这些姨太太早就被我毒死了好吗!还有那晚你中了……幻情药,我要杀你岂不是易如反掌?我都拿走你的印章了,我完全可以给你的敌人啊!但我没有,我离开督军府就交给陈副官还给你了,我做的这一切不过是为了自、由!”

她着重强调“自由”二字,语速连珠带炮,和她的表情完全对得上。

没有撒谎的痕迹。

听到前面两句时,裴西宴脸色黑如碳素,但随着她后面的话,他不得不承认,她说的没错。

当初把她带到府里来,他只当她是自己的未婚妻许晨,如果她真的是间谍,在自己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她完全可以下毒……

绑着自己的那晚,她完全可以对自己做一些更过分的事情,比如杀了自己;比如拿走印章给北方的赫连承望或者江东的霍长沣。

她离开督军府后,也只是窝在春晖戏班里做做饭,和人聊八卦,并没有和他知晓的那些暗点联络过。

裴西宴黑眸中的凌厉收敛了几分,“自由?”

许橙点了点头,“对啊!我不是许晨,也就不是你的未婚妻,我……是来广宁寻找亲生父母的,我当然不愿意一辈子困在这督军府里啊!”

这次,裴西宴没有说话,只是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看。

许橙坦然的任由他打量自己,反正她行得正坐得直,有什么好怕的?

这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然后是十一的声音,“督军,审讯结果出来了。”

裴西宴眉梢微挑,意味深长的扫了一眼许橙。

许橙懵逼的看向他,唇角狠狠抽搐,“你审谁了?你……不会是屈打成招吧?我的天!你不会要做一个暴君吧!暴君……”

暴君注定是没有好下场的!

裴西宴却抓住了她后面没说完的话,“暴君怎么?”

许橙撇嘴,“如今华国的民众正处于水深火热当中,连连征战,百姓早就苦不堪言了,你作为南州三省的主帅自然不能……太过残暴啊!古语不是说得好吗?得民心者得天下,你如今都是一军主帅了,在这方面不得尤为注意啊!”

裴西宴直接怔住了,她竟然关心时事?

她竟然会为他考虑?

许橙摸了摸自己的脸颊,表情愕然,“我脸上有什么吗?”

裴西宴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转身出去了。

许橙不解的眨了眨眼,她刚才的话是说到狗男人的心坎上了?所以才没有继续讥讽自己?

所以他到底是把谁抓起来严刑拷打了啊?

“喂……”大概意识到自己的称呼不妥后,许橙连忙换了个称呼,“督军,你还没回答我你抓的是谁啊?你可不能冤枉无辜的好人啊!”

说完,她就感觉到空气有瞬间的静止,冷气森森。

裴西宴背着身子驻足了几秒,就走了。

他离开后约莫十分钟,就有丫鬟端着热腾腾的粥和小菜送到了许橙的房间。

跟着进来的还有孟兴朝,他饶有兴致的打量了许橙两眼,见她愁眉苦脸的盯着面前的粥,不由得打趣道:“怎么?不想吃?”

许橙知道他是医生,顿时指着粥说:“作为医生,你应该知道人在身体虚弱的时候就应该吃顿好的补补身体啊!粥能有什么营养?孟医生你赶紧跟督军说说,我要吃肉。”

“噗——”

孟兴朝没控制住的笑喷了,这位许小姐还是个活宝啊!

  

  。

章节目录

大佬宠妻不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堆只为原作者南宫妖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宫妖妖并收藏大佬宠妻不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