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王,不要慌,我还在这里,林奇应该是修炼之中耽误了一些时间,不会不来!”血轻舞心思灵巧,哪里看不出来象齐昊的担忧,何况,林奇要是真放鸽子的话,她可用血魂丹控制他马上过来,现在一切,都还在掌控之中。

而得到这句话,象齐昊的不安缓了许多。

他脸色平静之后,一挥手道“迎!”

继而,在他身后的象族精锐,拿起号角,鼓吹,发出一阵阵低沉的呜鸣之声。

同时。

正前方的轰动响动,越发近了。

可以清楚的看见,有近万的牛族和虎族的精锐战士,整齐划一的朝着这边踏步而来,嘴里还发出了一阵哈哼的兽吼之声,犹如震天罗鸣,极其骇人。

比起象族这边,不光人数上要多,在气势上,更是压了好几筹。

更近了……

在牛族精锐战士的前面,有一个牛头人身的强者,他头戴铁盔,身披红色貂绒战袍,身高四米,体形明显要大上一圈,肌肉鼓胀,青筋暴起,力量不言而喻。

起来,牛族,是目前唯一跟象族,可以在力量上一较高下的上古种族。

至于他的身下,还跨骑着一头十米多长的巨型火蜥蜴兽,这一头火蜥蜴兽,犹如一辆人肉战车,浑身皮甲尖锐,冒着一阵淡淡的火焰,行动极其迅速,一马当先不,每次踏入地面,都会产生巨大震颤,留下数米深的脚印,哪怕是象族这样力量强大的兽族,见了也不由为之色变。

而在虎族精锐战士,头顶上空!

有一只飞天的银翼鸟,浑身羽毛银色,犹如铁片,在空中翅膀展开,可以达到数十米之长,扑腾飞翔,恍若遮天蔽日。

银翼鸟在这里,十分稀有,战斗力不算强大,但,防御力和承载力极强,一次性可以承载数百个虎族战士,空降作战,出奇致胜。

此刻,在银翼鸟后背之上,正着一个意气风发的虎族男子。

他虎头人身,身形矫健,一身着装狂野,气宇轩昂,尤其是那锐利的眼神,仿佛能洞穿一切,识破敌人最薄弱的地方,一击致命。

虎族在力量上不如牛族和象族,但,速度见长,尤其是善于潜伏作战!

事实上。

这两个威风凌厉的强者,便是牛王——牛震山,虎王——虎啸!

两人率领大军,阵势宏大,显然是要在心理上,狠狠压制象族!

直到。

离象齐昊还剩下百米之距时。

突然之间,牛震山和虎啸,同时一挥手。

轰!

牛族和虎族的精锐战士,同时一个踏步,停下。

犹如海川崩塌,气势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极点。

而随后,停下的沉寂,整齐划一的立,如同一排排巨峰耸立,让人有种难以逾越的恐惧感。

“哈哈哈,象王,你倒是准备的不错,看起来很有排场!”

牛震山从火蜥蜴兽上跳了下来,直接走到了石台之上。

“牛王,你这么就不对了,象王实力超凡,无人可敌,这么点场面,难道都撑不起来?”

虎啸在半空中,从银翼鸟背一跃而下,速度出奇,恍若魅影般落到了石台之上,却是满脸的阴阳怪气。

是个人都听的出来,这是故意抨击的反话!

意思就是,象族已经战败,也就剩下这一点场面活了。

“对对对,虎王的对,象王到底就是象王,做什么,都叫人感觉大气!”牛王哈哈道,眼神之中,却是充满了不屑。

很明显,现在牛族和虎族的嚣张,溢于言表,根没把象王在放在眼里!

此刻。

象齐昊拳头紧握,心中怒气,几乎破体而出。

但,他咬紧牙关,最终还是忍住道“虎王,牛王,我们就别来无恙了,今天既然是来议事,那就爽快点吧!”

讲真的,象齐昊只想快点结束,眼不见为净!

“象王,这么急做什么?不是都设好了酒宴吗?我们要是连坐都不坐一下,岂不是,太不给面子了?”虎啸完,看了一眼牛震山。

“不错,我们风尘仆仆而来,象王不会就这么着急,赶我们走吧!”牛震山有些不悦道“或者,你根没什么诚意?”

这几番话,显然是将象齐昊的节节败退,毫无还手之力。

血轻舞也是看在眼里,也难怪,象齐昊想要找个帮手,这个牛震山和虎啸,根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而象齐昊也并不是善于口舌之人,直来直去,恐怕是叫两人算计不少。

不由得。

血轻舞起身道“牛王,虎王,你们多心了,我们可是诚意十足,此次设宴款待,皆是按照最高规格,只不过,你们来的时候,有一样东西,实在是让人恶心……”

话的同时,血轻舞背在身后的双手,放飞了一只血蝴蝶,隐匿的飞向了半空,飞向了银翼鸟!

“有一样东西,恶心?”虎啸和牛震山,均是脸色一变,狠狠瞪向了血轻舞“女娃,你又是哪根葱,这里轮的到你话吗?”

“她是我的朋友,血轻舞!”象齐昊急忙袒护道“她有,肯定是有了!”

虽然不知道,血轻舞玩的哪一出,但,象齐昊觉得,血轻舞肯定是在帮她。

“行!”虎啸冷哼一声“我倒要听听,是哪样东西,又怎么恶心了?你今天要是不出个一二三出来,我要你好看!”

“虎王,你朝着头顶上看看,不就知道了吗?”血轻舞完,嘴角勾起了一抹弧度。

“头顶上?”

虎啸愣了一下,同时,他好像听到头顶上,传来了一阵肚子咕咕乱叫的声音,就好像吃坏了什么东西,拉肚子一样。

“虎王,是银翼鸟拉肚子了!”一个虎族的精锐,不禁大声提醒道“快躲开!”

“什么?”虎啸猛地的抬头看去。

竟是见得,在半空之中盘旋的银翼鸟,尾部一翘,噗噗几声,喷出了一堆污秽之物。

而这好巧不巧的,正朝着虎啸和牛震山头顶,掉了下来。

鸟屎!

而且是银翼鸟的鸟屎,那场面,真是飞流直下,堪称壮观。

“我草!”虎啸顿时脸色就黑了!

【作者题外话】推荐一下好朋友的新书《第一女婿》,值得一看。

  

章节目录

透视医圣林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堆只为原作者大小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小写并收藏透视医圣林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