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段时日已过,相府传来了喜讯,恭贺颜楚颜公子高中状元,从此朝中又多了个管事的人!

转眼已是春天,这日,颜晨汐一早起来,走到了出去,看着春天的颜色五彩缤纷,太阳是红灿灿的,天空是湛蓝的,树梢是嫩绿的,迎春花是娇黄的……难怪诗人爱吟咏春天,画家爱描绘春天,因为春天是世界一切美的融合,一切色彩的总会。

柳树舒展开了黄绿嫩叶的枝条,在微微的春风中轻柔地拂动,就像一群群身着绿装的仙女在翩翩起舞。夹在柳树中间的桃树也开出了鲜艳的花朵,但是,如果你俯下身子去仔细审视,你会现在悦目的色彩中,还有零星的枯黄,那是残冬留下的痕迹。

这让颜晨汐不由得想起了一诗:春来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

颜晨汐一想到她的婚期将近,心里便不由得紧张了起来,也不知墨夜尘此时正在干嘛!

想到在前段时日,几乎只要他一有时间,就会来这竹园里陪她聊天,带着她出去游玩,解释着她不懂的人和事。

最近几日却不见他踪影,不知又在忙着什么事情……

就这样,颜晨汐瞎想着度过了几日,结婚这日终于要来临,只见相府里头已是忙得不可开交,明日的大婚,虽已是提前了好几个月在筹备婚里,但到了要来临时刻,还是不免有些忙。

“本王下来走走,散散心,看看有没有好玩的东西买回去给汐儿的。”墨夜尘刚忙完了一些要事,便打算今日去看看他家汐儿,中途中走下马车,看看有何东西能够送给汐儿的。

“小尘尘,你总是这么想着小汐儿,本王都有点……唉……”上官轻宇走到墨夜尘的后面,出长长的叹息声,便接着道:“咱们大西国的礼法繁复,王妃要守的礼法成堆如山,不知道小汐儿能不能习惯……一大堆麻烦事啊!”

墨夜尘听着眉头微皱了起来,这确实是个大问题,虽然他想娶汐儿但却不想因为汐儿结婚一事累坏了,便坏笑道:“宇王,本王需要你的时候到了!”

“说!”

“本王希望你把皇家大婚的繁文辱节全部简化!”墨夜尘道。

“好,本王知道,看来小尘尘还是不忍心小汐儿受那个苦啊!”上官轻宇笑道。随即又想到了香儿,便拍了墨夜尘肩膀一下道:“本王也去找美人了!”

“小姐,你在这里坐着干什么?还不快梳妆打扮,今日必须将这些东西全部弄好。”见春儿几人在房间里走来走去,还不时的唠叨颜晨汐几句,颜晨汐就觉得莫名的好笑,这就是所谓的皇帝不急急死太监。

“你们都下去吧!”突然一个男子的声音响起。

“姑……姑爷,今……今日您可不许单独见小姐的,您怎么这个时候跑过来了?”春儿吓得张大了嘴巴,一幅你怎么能在这里捣乱的表情。

“没事,春儿你们先下去吧!”颜晨汐吩咐着她们道,墨夜尘今日这个时候来她这里必定是有话要对她说。

“是,小姐!”春儿嘟着小嘴慢慢的退了下去,在退去的途中两步三回头的看着她们两。

“汐儿可紧张?”墨夜尘温柔的双眼沉甸甸的盯着颜晨汐瞧,倒让颜晨汐本不紧张的心里出现一线紧张来。

“王爷可紧张了?”颜晨汐不答笑着反问道。

“说实话,本王还真有点!”墨夜尘傻傻的笑了几声,两手将颜晨汐拉到他怀里,抱紧她,嘴里洋溢着满足的叹息。

“王爷今日前来可是有事?”墨夜尘前段时日可是有一段时间没有来找她,必定是有什么要紧事缠着他,今日来怕是来告知她的吧!

“什么事也忙不过本王的汐儿!”墨夜尘叹息道,墨夜尘将颜晨汐转一圈,让她背对着自己,接着将在街道上买来的梳子为颜晨汐梳起了头,继续道:“汐儿可知东区那块卖烟花的集市?”

“嗯,知道,每年都会有人去那里买烟花过年过节的回来放,怎么啦?”颜晨汐问道。

“近几日本王查到,有大批火药运往京都,而且被秘密送到东区集市,让人制造火药。”墨夜尘认真的盯着颜晨汐的头,漫不经心的为她一下一下的梳着。

“你是说贾王已经开始行动了?”颜晨汐是何等人,一点就通。

“本王的汐儿真聪明,这事秦炎帝已是知晓,已派人前去调查,秦炎帝打算这次将贾王府连根拔起,就在我与汐儿的大婚之后。”墨夜尘停下梳头的手,两手向后拥抱着颜晨汐,满脸的满足感。

“也好,早点断了贾王府的心思,也免得让老百姓承受一次痛苦。”颜晨汐点点头,这算是给她婚礼前的一个大礼物吧,真正的颜晨汐现在能安眠了!

这日,外面锣鼓震天,笑语喧哗的热闹场面。

这场婚礼,墨王府操办得是无比热闹喧哗。

在这样的气氛之中,墨夜尘也不得不勉为其难地应酬着来宾们的恭贺声。

直到快深夜的时候,才渐渐地安静下来同,墨夜尘也终于有了机会,与刚刚拜堂成亲的妻子得以单独相对。

床沿正中,坐着刚与他拜堂成亲的妻子汐儿,墨夜尘此时心跳蹦蹦蹦的直跳,看得出来,墨夜尘有着一丝儿隐隐的紧张。

颜晨汐穿着一身大红金线滚边绣满吉祥花纹的新娘嫁妆,头上盖着同样绣满了吉祥花的大红色盖头,双手放在膝盖上,动作优雅,坐姿优美。

颜晨汐早与墨夜尘见过无数面了,但如今当真这样面对面,却又羞涩胆怯起来。

此时颜晨汐盖着盖头,看不见墨夜尘的表情,只能从盖头下偷偷地看出去,却只能见到一双穿着靴子的脚,缓缓地走向自己。

颜晨汐一下子紧张起来,纤长的手指局促地紧紧抓住了自己的衣角。

墨夜尘看出了颜晨汐的紧张,心下高兴,原来不止他一人紧张,我的汐儿,我的妻子,我的夫人。魅惑的脸上荡漾着温柔的笑容,“我的汐儿这是紧张了?”随即便揭开了颜晨汐的红盖头。

“扑哧!”半响,竟见他忍俊不禁的偷笑了起来!

颜晨汐顿时怒目而视,一手拍开墨夜尘的手,自己则是执起手中的丝帕,擦拭着脸上的浓妆!

她就知道,自己这般模样,定会惹得墨夜尘偷笑,可当时看表姐给自己画得那么兴奋时,便也没有多加阻拦,结果连累自己被人嘲笑!

“我来吧!”这时,墨夜尘却是接过颜晨汐手中的丝帕,轻轻的抬起她的脸,双目认真轻柔的替她擦着脸上的胭脂水粉。

“好了!”墨夜尘低声开口,看着面前这张红透的娇颜,墨夜尘的眼中含着淡淡的笑意,随即低头在颜晨汐那光洁雪白的额头上轻轻印上一吻,随即把她拥进怀中!

半响,颜晨汐这才听到墨夜尘出一声满足的轻呼声!

灯火映照着颜晨汐莹白玉润的脸庞越的美丽动人,墨夜尘那被烛火照亮的黑眸中,仅仅只倒映出她的身影,一身红色的嫁衣把她变成了他的新娘,让他向来无拘无束毫无波澜的心底,此时竟是掀起了巨浪。

从此以后,将会有一个人陪着他走完此生,这种感觉美妙却不可言,让墨夜尘不由得勾起唇角,眼底的目光越的柔和,长臂微微伸出,轻轻用力,便把她揽进怀中,再也不愿放手!?

颜晨汐则是双手更是紧紧的搂住墨夜尘的腰身,直到确定他温热的体温及强健的心跳后,心中才真正的放下。

“灭灯!”接着墨夜尘便在她的头顶开口道。

“什么?”

颜晨汐明白,她自己也是现代人,知道接下来会生什么,可尽管如此,颜晨汐依旧有些羞涩,不可避免的有些紧张,有些想逃避开墨夜尘。

墨夜尘此时认真的看着颜晨汐,让颜晨汐的面色更加的红润,那红得能够滴出血来的面色却是逗笑了墨夜尘!

想不到,向来大胆的汐儿,竟然也会有这般含羞带怯的模样,当真是别有一番风味!

而此时墨夜尘却是抬起了左手,那修长的手指轻轻的取下颜晨汐间唯一别着的玉簪,那一头黑色亮绸般的青丝如瀑布般的倾泻而下,直直的撒在颜晨汐的身手,为她清丽的更添一抹绝色的美景。

而此时颜晨汐因为墨夜尘的动作,不得不直接面对他眼中炽热的目光,正要开口,却见一片黑影顿时遮住了她的视线,待颜晨汐反应过来时,墨夜尘已是俯下脸来捕捉住了她的双唇,重重的吻住了她的红唇。

墨夜尘用力将她带入自己的怀中,一手却又是温柔的扶在她的脉搏,轻抚着她那雪白如雪片的头皮,不放过一丝属于他的领地。

被墨夜尘这般的对待,颜晨汐只觉身子虚软无力,心头不由得徽微颤,只知道这个霸道的男人不让她有半点退缩的后路!

灵巧的舌快的捕捉到颜晨汐的,惹得她气喘吁吁、娇喘连连。

“夜尘……”低低的娇喘自身下传来,颜晨汐趁着两人换气的空隙轻声开口!

只是,她却不知,她这一声无意识的轻呼,更是引了墨夜尘身为男人最为原始的欲望。

粗粗的喘气声渐渐的传入颜晨汐的耳中,只觉得原本还轻抚自己脖颈的左右手不知已是没到了她的腰间,随后便清楚的感受到腰间猛然一松,那一条束腰的腰带早已是离开了他的身体。

颜晨汐左右乱动,她的行为无疑是在为上浇油,墨夜尘右手猛然的探进颜晨汐的里衣之中,带着惊人的热度覆上那微热的肌肤上,意乱情迷的不停低喃呼唤:“汐儿……汐儿……”

颜晨汐意乱情迷脑袋里一片空白,直到下身传那撕心裂肺般的疼痛,颜晨汐用力的弓起自己的身子,一声呼痛声随之溢出唇角,却在下一秒被墨夜尘给吻住,耳边响起他温柔的安抚:“别怕,别怕!”

颜晨汐睁眼看着他也正满头大汗,却是为了让自己适应他而强忍着,身子一暖意便松懈了下来,迎接着他的到来……

一重一重的波浪席卷而来,让颜晨汐沉沉睡去,颜晨汐也不知到底他要了多少次……

第二日醒来,身上的疼痛与不适提醒着她昨日生的事情,想着昨夜的疯狂,让颜晨汐微微红了脸颊。

“醒了?”而此时,传来墨夜尘的声音。

“嗯!”颜晨汐看着倚在床边的墨夜尘,白衣黑,衣和都飘飘逸逸,不扎不束,微微飘拂,衬着悬在半空中的身影,直似神明降世。他的肌肤上隐隐有光泽流动,眼睛里闪动着一千种琉璃的光芒。容貌如画,漂亮得根本就不似真人这种容貌,这种风仪,根本就已经越了一切人类的美丽。他只是随便穿件白色的袍子,觉得就算是天使,也绝对不会比他更美。这种越的男女,越了世俗的美态,竟是已不能用言词来形容。

他似是充满缺点,偏又让人感到他是完美无瑕,这不单指他挺秀高颀的体格、仿从晶莹通透的大理石精雕出来的轮廓,更指他似是与生俱来的洒脱气质。

颜晨汐看着这样的墨夜尘,心里划过惊艳,她从未看过他除了黑色外穿其他颜色的衣服,今日看着穿的里衣一身雪白,让颜晨汐一时看呆了眼。

“你多睡会,呆会我要去处理一下贾王的事物,秦炎帝趁着昨日的婚礼将贾王府一干人等全部辑拿。”墨夜尘随即亲吻了她一下,便快起身穿好衣物入了几个丫头进来后便走了出去。

贾王府因涉及私自制作火药一案,被秦炎帝逐出京都,贬为庶人。

从此墨夜尘与颜晨汐在墨王府过着神仙般的日子,没过多久,颜晨汐怀孕并生下一对龙凤胎,取名为墨依与墨石,而韩雅萱最后竟是与追影在了一起,这一点倒是让颜晨汐意外。

  

  。

章节目录

墨王妃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堆只为原作者花开两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开两生并收藏墨王妃传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