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达维听得连连点头,其实他还不是特别的理解,但是,他相信流风说的话,因为在他眼里,流风的道意很可能已经触及到这个宇宙的本质,如果不是这样,流风根本不可能提出这样的圣丹设计思路来…

这个设计思路与其说是为了炼制圣丹,倒不如说是给人上了一堂道意修炼课,因为流风提到,当你的道意修炼到可以趋近于宇宙永动的本质之后,你的轮回其实是可以自然而然地发生与进行的,而这正是流风这段话的真正意义所在!

但是,能做到这一点的人必定是少之又少,因为这样的道意已经逼近宇宙的本质,又有谁能够真正地墈破呢?

所以,他才有必要炼制圣丹,帮助那些想要永生,却又无法自己做到之人,但是,在安达维看来,圣丹即便能炼成,数量也是极为稀少,只有少量幸运者才有可能得到,而绝大多数人是不可能得到的,所以,流风为他们指出的修炼方向才具有更大的意义!

每个人只要让自己的道意更贴近于自然,贴近于宇宙,去感悟这世间万物的归去与重返,更超脱于过去与未来,在花开花落,繁荣与萧条,涌起与平伏之间从容淡定,坦然相待,就有机会使自己的生命更接近于宇宙的本质,这样一来,是不是能够让自己的寿元更为延长呢?

这种可能性是很大的,因为顺天而行,比起逆天而行更能让宇宙接受,宇宙可以给你更多的时间,等待你墈破自然轮回,缓缓老去,却又生机重发,孕育成长,直到破茧成蝶那一天的到来…

象逆天而行的僵化寡头,不思进取,贪图享受的个人,宇宙都宁愿让他们先行散去,将生机让与新生的力量,这就是宇宙的舍得之道!

你不成长,你不奋进,你安于现状,你打击弱小的创新者,你依靠自己把控的资源、权力、市场和手头上的成果,就可以躺在上面过着寄生、腐朽和僵化的生活,这会连宇宙都看不下去的,因为宇宙自己也有顾虑,也有危机,只有孕育出更为强大的力量,宇宙才有可能拯救自己…

李运续道:“和各位前辈探讨这个思路,本意不是为了向大家炫耀自己拥有这样的圣丹设计之道,而是想给大家一个建议,我们每一个人都可以将自己炼制成一枚可以永动的圣丹,圣丹可以包容你的一切,无论是好的坏的,新的旧的,腐朽的壮实的,你的亲情友情爱情,你的悲欢离合,你的酸甜苦辣,你的一切一切…圣丹同样可以给你一个全新的自己,你想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你想做到什么样的事,你想过上什么样的生活,你都可以通过圣丹来重新设计和修炼…”

“沃…”

众人听得一阵轻呼,眼中露出向往之色,只觉自己似乎一下子推开了一扇尘封已久的大门,看到了门外那灿烂的阳光,呼吸到了新鲜的空气,感觉每一口都是如此的香甜可口,令人迷醉…

流风提出的这个思路,让他们忽然对自己的修炼产生了无限的期待,这一点与之前的感觉完全不同。

许多人越是修炼,就越会觉得修炼太苦太闷太艰难,渐渐地也就懈怠下来,这很多时候就是造成个人僵化不思进取的主要原因,但是,有了这个思路之后,也就有了一个极高极有诱惑力的目标,如果能实现这样一个目标,就有可能实现永生,实现自然轮回,与这个宇宙一起永动!

一个人失去目标是很可怕的,因为失去目标往往会导致一个人失去应有的活力,没有了追求目标的动力,也就很难激发自身的潜力,去创造更为辉煌的成就和事业,人生如逆旅,众皆似旅人,每一个人都在这趟旅行的路上,如果失去目标,就难免会徬徨、迷茫、无助、失落、败退、消失、灭亡…

目标则象茫茫旅途中一盏明亮的指路灯,它为你指明了方向,树立了标杆,给了你继续前进的信心和勇气,无论前路多么艰难困苦,你都会义无反顾地踏上征程,去探寻那冥冥之中的一线生机…

“小流,我们真的可以自己修炼出圣丹吗?”安达维不可思议又充满期待地问道。

李运说道:“前辈,我这里所说的圣丹,其实它既可以是一枚有形的丹丸,也可以是一个无形的道意,而我更倾向于将它视作一个无形的道意,因为有形的丹丸太难炼成了,它所需要的条件极为苛刻,但无形的道意却可以一步步地向它靠近,而在这个过程中,你就可以不断地从这个道意中获得好处,所以,是不是有圣丹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要有一颗圣丹之心,在我们不断修炼圣丹道意的时候,我们在对待自己,对待他人,对待周围的环境,对待宇宙万物之时就有了一个圣丹的视角,我们看到的是一个充满活力,不断永动的世界,这个世界激情澎湃,无休无止,张扬肆意,可以让我们永远探寻下去…”

“天哪…圣丹之心!圣丹之道!小流你说的太好了!老夫感觉自己现在看待这个世界这个宇宙的心情都有了很大的变化!”安达维惊叹道。

“前辈过誉了!圣丹之道颇为玄妙,非有缘人可以修炼到那种程度,所以我们不如将其视作一个远景目标,只有走好脚下每一段路,踏踏实实地前进,才能慢慢地接近,切勿太过急躁,好高骛远,不积跬步却想凭空实现,那样其实已经违反了自然之道,是不可能获得如此道意的…”李运又道。

“小流深谙此道,莫非你自己已达此化境?”安达维试探着问道。

“前辈见笑了,此道只不过是我闲来无事感悟一二而已,就算我真的去修炼,这时间也是远远不够呀!倒是各位前辈在宇宙中浸淫如此多年,经历过风风雨雨、刀光剑影、尸山血海…早就见怪不怪,从容不迫,直臻化境,要理解此道,修炼此道,达至此道更加接近一些…”李运笑道。

“非也非也,听了你言老夫愈感惭愧!在这宇宙中活了如此多年,却是浑浑噩噩,状若行尸走肉,对道意一途的感悟欠缺太多,空负智慧,悔之晚矣…”安达维长叹一声,泪如雨下…

其他人更是锤胸顿足,涕泪肆流,嚎啕大哭,旁若无人…

就连云瀚亦是如此,一时间殿内哭声震天,每个人都为自己浪费了如此多宝贵的时光而后悔不迭…

“大人,这些人心志如此软弱,这一番话就将他们都给说哭了!”小星乐道。

“倒也不能说他们心志软弱,毕竟如此多时光的匆匆流逝,却无法抓住那一丝宇宙的真意,对每一个人来说无疑都需要一个发泄的过程…”李运说道。

“那就让他们发泄一下吧…小奴发现那白洞中的生命应该是受伤了!”小星说道。

“哦?你能确定?!”李运惊讶道。

“可以!”小星得意道。

“何以见得?”

“他的呼吸频率看似平稳,但在一段时间之后就会有一个紊乱的打断,而伴随着这个打断,白洞世界内外部也会有一些异象产生,之后又会有一段相对的平稳期…如此循环往复,说明此人的体内运行并不顺畅,而且…”小星说着。

“而且什么?”

“现在我们的探测器已经完全进入白洞之内,以它们的级别,可以观测到此人的躯体之内,目前来看,小奴发现他体内的经脉脏器都有一些破损伤口仍未恢复,这些伤口极有可能是在激烈地碰撞当中产生的!”小星分析道。

“碰撞产生…白洞如果跟另外的星体相撞,又能有什么样的星体能够抵挡得了他?还能将他给伤了?!”李运有些不可思议地说道。

小星笑道:“那如果另外的星体是与他同级别或上下相似的星体呢?”

“这…但如果是这样的话,则必然是一次惊天动地的大碰撞!对周围星域的影响是恐怖级别的!”李运说道。

“是的!其实,小奴已经观测到了那一次大碰撞之后所产生的余波,证明了大碰撞是确确实实存在的!”小星肯定地说道。

“哇…真的?!!!”李运震惊道。

“大人可以看看这组数据…”小星说着,打出一道光幕来,但上面显示的却是一道道不断闪刷而过的光影,这些光影五颜五色,有的平的,有的竖的,有的斜的,有的扭曲着,有的颤抖着,有的时断时续…

殿中无人能够看清这些光影代表着什么意义,也不知道凌道子与流风两人在沟通着什么,对他们来说,这真的是极为无奈,但又好奇心大起,一个个紧紧地盯着他俩…

李运一边看着,一边点点头道:“这么说,这一次大碰撞还真的有可能造成如今银河星群聚集体的形成与演化了…”

“不错,两个白洞级别的星体相斗,其结果虽然是毁灭性的,但在毁灭后的废墟上总是能再孕育出新的生机…”

……

  

  。

章节目录

仙韵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堆只为原作者沁园居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沁园居士并收藏仙韵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