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皇子,我要你给我一个准话?”

“你说!只要我能做到的,我都会为你做。”

“听说三皇子和宫里那位冒充我的人情投意合?”

“蓁儿,你听我解释,不是你想的那样。”皓翊有些着急地解释。

“我不在乎你们之间的事情,但她必须交给我处之,她是怎么样待我的,我便怎么待她。”

“她是你的丫鬟,自然有你说了算,但她本心不是那么坏?”

“不坏?那依照三皇子的说法我的手腕被挑断就是死有余辜了?”

“这与她何干?”

“三皇子为爱冲昏了头脑了吗?当初是她主动找孙默,是她出卖了我!如果我不是为了去救她,我根本就不会落在孙默的手里。她差点被奸污,我救了她,她无家可归,我留下了她,她有生命危险,我救了她,我从来没有想过她能回报我什么?_?可她是怎么对待我的?我落下这般天地不都是你们害的吗?你们扪心自问一下我悦诗到底欠你们什么了?”悦诗情绪激动道。

“对不起……”

“玉芙这人我怎么对她是我的事情,请三皇子不要插手!我与你与她毫无旧恩可言!”

悦诗开了门,看向站在门外的众人,转身离去。

“三嫂,你去哪?你不回皇宫了吗?太子作为储君,马上就要登基了,父皇要各位皇子皇妃公主一起用膳,你要是不出席,宫里的那位假三嫂会露馅的!”

悦诗没有理会,径直离开了。

月秋二话不说地跟了上去。

皓翊看着悦诗的背影,心疼至极,爱得越深,伤得越深。

“三皇子,白公子在隔壁房间等着。”冷羽提醒道。

皓翊点点头,“逸儿,你……”

“三哥你做你自己的事情吧,我待会去一趟蒋府。”

“让冷羽陪你去。”

“可以是可以但绝对不能离我太近。”云逸警告道。

冷羽点点头。

云逸撇了撇嘴,离开了转身离去。

*****

昨夜下了一夜围棋的清逸和岳泽,终于分出了胜负!

清逸修长的五指摸着白子,轻轻地往棋盘落下。

岳泽五体投地地看向清逸,“天君说,提起围棋,他只服狐王!对我来说,我只服你和清弦!”

清逸浅笑,将棋盘上的白子一个个放在手掌上,然后放回棋盒里,“我只服狐王和清弦!”

岳泽点点头,等清逸将棋盘上的白子都放回棋盒里后,问,“待会我随你去一趟太白山吧!他们该回来了吧!”

“嗯!”

“还有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雪丘苑的瑾瑜说道。

“大哥!”岳泽喊道。

瑾瑜点点头。

清逸看向岳泽,用下巴点点棋盘上的黑子。

岳泽顿悟,将盒子都放回棋盒里。

清逸起身,看向清晨的朝阳。

如果今日戌时在太白山下未见你们归来的踪影,我一定会去找你们!

太白山上的雪莲峰,形如其名,从远处眺望,峭壁百丈,群峰环抱。就像一朵盛开的雪莲花,婀娜秀美。周围还有众多的冰川,常有蒸气弥漫,瞬间风雨雾霭,宛若缥缈仙境。峰影云朵倒映冰川之中,色彩缤纷,景色诱人。

若不是有任务在身,罂粟定会静心驻足观赏此处旖旎美景!可惜时间不多了!今日她必须要拿走补天芝,并同清弦活着离开太白山。

清弦望着百丈高的冰川峭壁上突兀地长着一颗棕色的补天芝。就是它了,千年长在冰天雪地、靠吸收混沌之气生长的补天芝!

此处,狂风暴雪,寒风刺骨,飞沙走石。山风携着大雪,像吓人的海浪拍击沙滩的声音,从远处滚滚而来。

罂粟警惕地打量着周围空无一人的境地,未免觉得有些诡异。补天芝是那么罕见贵重的药材,人人都想得占有,竟然没人看守补天芝?

“我去吧!”清弦边说边飞往峭壁。

“等一下......”罂粟冲着清弦喊道。

清弦知道她想说什么,不管有什么陷阱,试试才知道,就在清弦即将碰到补天芝的时候,浑厚的法力将他弹开,清弦的身体想被电击中般,一阵酥痛!

清弦凌空一跃,落在罂粟的旁边。

两人将视线落在峭壁上,只见一抹蓝得妖娆的女人抱着一把琵琶,微眯着眼眸冷眼相待地看着罂粟。

“想偷补天芝?也不看看你们有这个能耐不?”蓝姬厉色道。

“较量一番不是知道有没有能耐了!”罂粟冷声道。

“她就交给我,你先去采补天芝。”罂粟说。

蓝姬嘴角一边得意地上扬,露出讽刺的笑容,上斜抱琵琶,修长的手指执拨子拨弦,一刺耳而又魅惑人心的琴声伴随着料峭的寒风灌入耳中。

令人目眩神迷的幻曲让清弦的脑袋一片混乱,顿时头痛欲裂。

罂粟紧蹙眉头,在冰冷的天气中,竟沁出一丝冷汗,这曲子是邪曲,能迷惑人心,听久了,受到蛊惑的内心会因为迷失了心智而心性大乱,甚至会为蓝姬控制。

蓝姬拨弦的手快地在琴弦上拨弄着。

意识有些混乱的罂粟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屏气凝神,心静止水,充耳不闻蓝姬鸣奏的幻音。

而此时清弦的意识已经完全沦陷于邪曲中,心智彻底凌乱,眼眸迷离而又迷茫,呆呆地看着蓝姬。

蓝姬一边快地拨弦一边嘴边念念有词,“杀了她!杀了她......”

无意识的清弦脑海里只想起蓝姬催眠般的声音,“杀了她......”

罂粟紧张地蹙着眉心,走到清弦的旁边,只见他闭着眼睛,糟了!他已经中了幻音的蛊惑了!

“清弦,你醒醒!别受她蛊惑,清醒点!”

清弦猛的一睁眼,看着罂粟紧张的脸庞,掌中运气,火焰般的其他在掌间熊熊燃烧,顺势劈向罂粟。

罂粟看着此刻心智紊乱的清弦,他已经不认识自己了。

来不及避开的罂粟中了火焰的攻击,顿时口吐鲜血。

此时,蓝姬继续拨弄着琵琶,嘴边念念有词,一边扰乱着清弦的心,一边蛊惑着罂粟。

陷入催眠死胡同的清弦已经不受理智控制,开始攻击着罂粟。

罂粟紧咬着嘴唇,尽量避开清弦的攻击,一方面是想唤醒神志不清的清弦,一方面是怕自己的攻击会伤害到战斗力削减的清弦。

从什么时候开始,罂粟也怕会伤害人了!或许从他三番两次惹毛她,却又奋不顾身地救她开始吧!他一次次口无遮拦、语出不善的攻陷,让自己僵硬的心一点点的沦陷。

而且她也答应清逸要安全把清弦带出太白山。

极力躲避清弦攻击的罂粟被蓝姬的幻音搅乱得有些力不从心,心开始有些烦躁,头脑一片晕眩。

罂粟摇摇脑袋,努力让自己静下心来,不能让幻音牵着鼻子走,紧抿着嘴唇,被两人如此夹攻,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唯一能做的便是擒贼先擒王,杀了蓝姬!

罂粟横眉怒目地看向峭壁上的蓝姬,掌心向上,碧龙剑出现手中,翻身一跃,执剑往蓝姬的方向飞去。

清弦执剑紧随其后,罂粟转身怒道,“清弦,你给我醒醒!心外无物,非道勿听!”

清弦听后,愣了一会儿。

蓝姬见状,快的拨弄着琴弦,“杀了她......”

魔咒又开始,清弦又陷入无限轮回的催眠魔咒中,稍微觉醒的心智又渐渐地迷失,红着眼眶,执剑往罂粟刺去。

罂粟用剑身挡住了清弦的攻击,狠下心来,踹了清弦一脚,清弦因为战斗力下降,直直往地上摔去。

罂粟也管不了那么多,凌空飞去,执剑攻击蓝姬,必须得拿下她,要不然清弦一定会被无限催眠而丧失斗志。

眼看剑就要刺向自己的喉咙,蓝姬亮起修长的指甲,露出如九阴白骨爪阴森的爪子,对着罂粟的脸上划去。

罂粟用剑身化解了爪子的攻击,冷哼一声,“我还以为什么呢!原来是猫妖啊!”手携碧龙剑贴近蓝姬,主动攻击她。

蓝姬一边往后退一边拨弄琴弦以出的幻音防守,罂粟步步逼近,直到将蓝姬逼到退无可退,罂粟手腕一偏,欲刺向蓝姬的喉咙。

说时迟那时快,蓝姬的指腹在琴弦上一划,“杀了她!”

清弦从地上一跃而起,以迅雷之势往罂粟的身上刺去。

蓝姬露出苍凉狠决一笑,“到底是谁死得快!”

罂粟转身看向身后执剑欲刺进她心脏的清弦,面露不可置信......

清弦微微皱着眉心,执剑的手突然一僵硬......

蓝姬亮起五爪往罂粟身上划去,罂粟后背疼痛难耐,白色的袍子顿时鲜血淋漓。

清弦看着红着妖冶而又触目惊心的血色,心抽搐地疼,红着眼眶,执剑的手腕一偏,劈向了蓝姬的琵琶。

琵琶顿时被劈成了两半,蓝姬不可置信地看着清弦,他什么时候恢复神智的?

清弦掌中凝气,顺势劈向了蓝姬,蓝姬欲躲开,却猝不及防,中了清弦气体的攻击,跪倒地上,口吐鲜血,伤得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清弦本想打铁趁热、赶尽杀绝,突然出现的男妖将其带走。

看着他们快消失不见的背影,清弦顾不得追赶,看向背部血流不止的罂粟,白色的衣裳顿时被染成了一大片红,如此鲜艳......快都飞到她的跟前,担心地问,“你怎么样了?”

罂粟摇摇头,摸摸自己中了猫妖爪子毒的后背,“你快去采补天芝。”

“你......”清弦看着她唇角露出的血渍,面露愧疚和担心之色,刚才若是他能理智点,或许就不会伤害到罂粟了。

“快去!”罂粟催促着。

清弦点点头,急向峭壁飞去,摘下了补天芝,继而又快地来到罂粟跟前,将补天芝递给她。

罂粟点点头,看着即将日落西山的天空,橙黄色的夕阳美得凄凉唯美,虽然好看,但罂粟却觉得这是暴风雨爆前的宁静。

“我们走吧,趁天黑之前下山。”

“你伤口怎么样了?”

“没事!回去包扎一下就行,我们快离去!”罂粟不耐烦地催促着,总有种错觉,不赶快离开的,将会有一场恐惧即将爆。

两人快地向山下飞去。

顷刻间,天空乌云密布,密密麻麻的雨水一滴滴地往地上砸,出让人心烦意乱的声音。

突然,两道身影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两人看向来人,是男妖和蓝姬!

清弦将罂粟护在身后,怒目而视两人,“还想过来送死?”

男妖眼神担忧地看着罂粟。

蓝姬冷笑,“要送死的是你们!不知天高地厚!”

罂粟诧异地看着此刻安然无恙站在他们面前的蓝姬,刚才她被清弦伤得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现在竟然毫无损......

刹那间,遥远的苍穹,一位白苍苍、年华垂暮的老者身着一袭黑色袍子仿佛有瞬间转移之术,只是一眨眼的工夫,便出现在罂粟的前面,面露怒容,掐住罂粟的脖颈。

罂粟微眯着凤眼、视死如归地看着老者的眼睛。

清弦厉色道,“放开她。”

老者眼神淡淡地扫了一眼清弦,看到他的长相后,千年之久了,竟能碰到熟悉的面孔,厉声道,“你和折柳真神是什么关系?”

折柳真神?清弦愣住了!他和折柳真神除了夫子和长辈关系外,什么关系都不是!

罂粟有些诧异!眼前的老者认识师傅?

“与你无关!”清弦执剑指着老者,“放开罂粟!”

罂粟?老者看着被他掐住脖颈的罂粟,狡黠一笑,“你想不想知道,到底是你的剑快还是我的手快,只要我轻轻一扳,她项上人头便能落地。”

清弦急得有些抓狂,“你到底想干什么?”

老者将目光落在罂粟身上,“你到底是谁?”

罂粟身形一隐,距离老者三尺外,看着他的饱经风霜的脸颊,脑海里浮现了当年神魔大战的那一幕,“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是远古四大凶兽之一的穷奇吧!”

清弦听后,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老者,他竟是被远古父神封印于此的穷奇?

老者笑道,“你又是谁?为何你身上有我故友的气味?”

“罂粟愚钝,不知您口中的故友是哪位?”

“你认识的,远古父神!”

清弦诧异得不知道该如何形容此刻听到的事实,罂粟认识已经陨落的远古父神?自从他知道罂粟存活了上万年之久,猜测过她的真实身份,但从来没有想象过她会和远古父神有关系。

罂粟摇摇头,“远古父神是世间第一人、第一神,敢问有谁不知他!”

“别和我耍嘴皮子了,你身上有他的味道,说,你到底是谁?”老者疾言怒色。

“我除了自己叫什么外,我连自己是谁也不知道,你让我从何说起?”罂粟无奈道。

穷奇眸子酝酿着愠色,“当年就是远古父神将我此生都囚禁于此,活着却无自由可言,可把老子憋坏了!距离折柳真神和若尘真神来太白山已经有千年光景,当年他们陪老子玩玩,可是差点命丧黄泉!现在......我要将我这数千年累积的怨愤都泄在你们身上,看你们能陪老子玩多久!最好别让我失望。”

语毕,穷奇手上出现了一把金光闪闪的大刀一一夏雀刀。

  

章节目录

典当美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堆只为原作者林顺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顺然并收藏典当美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