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4章 参悟起源(8000字终章)

  

  等到光芒敛去,映入白晓文和夏锋眼帘的,是一座小小的祭台。

  祭台上方,悬浮着一块古朴的石板。

  夏锋朦朦胧胧地感觉到石板上有刻着一些线条,但仔细看的时候,却又看不清晰,就好像近视眼失去了眼镜一样。

  “那是什么?”夏锋问道。

  白晓文说道:“在黑暗纪元位面,我曾经遇到过一种特有物品,名叫‘契约石板’。契约石板具有法则效力,可以控制恶魔。”

  停顿了一下,白晓文续道:“而我们眼前的这块石板,应该和契约石板是同一类型,同样是蕴含了法则奥义的特殊物品。只不过,它的层次应该比契约石板高得多。”

  夏锋明白了:“黑暗纪元位面的契约石板,有可能只是它的仿制品?”

  白晓文点点头,随后对夏锋说道:“时机已经到了……站在我们身后,主导这次起源之地探索的两位幕后大佬,也该现身了。”

  夏锋脸上露出茫然之色,随后他的体内,“走”出了一个虚幻的身影。

  这身影是由纯粹的星光凝聚而成,透过星光甚至能看到一颗颗串联起来的星点,正是白晓文和夏锋曾经见过的真理之神的意志化身。

  而在此同时,白晓文的体内,同样射出了一道白光,落地化作了一个戴着眼镜,身穿白色大褂的瘦削中年男子形象,正是白晓文曾经在识海中见过三次的白源堂的念头形象。

  “晓文。”

  白源堂笑呵呵地说道:“你真是给我带来了意外的惊喜。”

  “意外是意外,惊喜倒未必,”白晓文笑着回了一句,然后看向真理之神的意志化身,“作为神祇,你居然能将意志化身带到这里,甚至还给了我这位便宜老爸准入的权限……我现在知道你的真正身份了。”

  真理之神的思维波动传来:“哦?你知道我是谁?”

  “你是造物主的残余意志化身。”

  白晓文一口道破,“和阿尔法祂们不同,你致力于促成造物主的苏醒。造物主的回归,也将以你为核心,重建意识体。”

  真理之神选择了沉默。

  白源堂:“晓文,你真是我的骄傲。哈哈,有一个过分聪明的儿子,真的让做父亲的少了很多乐趣,本来应该由我揭晓谜底的。”

  白晓文说道:“别急,我还有很多问题。”

  “那好吧,一个换一个?”白源堂道,“你不用担心我方会说谎,因为你的问题都可以由真理之神回答,而真理之神的神位决定了祂不会说假话。”

  真理之神微微“点头”:“我是造物主的‘真理’部分意志的化身,其他有关欺诈、阴谋的念头,都已经分化了出去,也就是你看到的阿尔法祂们。我只能决定说与不说,以及透露讯息的多少,不能说出虚假讯息。”

  白晓文点头,抢先问道:“第一个问题,灵界的来历。”

  真理之神:“灵界是造物主的梦境。”

  言简意赅,不过已经让白晓文获得了想要的信息。

  夏锋有点奇怪,梦境不应该是虚妄的吗?为什么灵界人物还能来到现实世界。

  不过看到白晓文没有疑问,夏锋也就没多问。

  白晓文早就知道,所谓现实和虚妄,其实并没有明确的分界。说梦境虚假,要看“做梦”的主体是谁。

  造物主的梦境,对于哪怕神祇来说,都是足够真实的。

  因为现实世界也是造物主创造,梦境也是造物主创造;否定梦境的真实性,一定程度上就是否定现实世界,乃至否定自身的存在。

  真理之神回答之后,由白源堂发问:“晓文,你没有选择成为死神,究竟是从哪里发现了问题?”

  白源堂没有询问“为什么不成神”,因为他对白晓文的智力有足够的尊重。到了这一步,他知道白晓文肯定不会被忽悠着成神了,不如问清楚白晓文究竟是从哪里发现了问题,他和真理之神是如何露出了破绽?

  白晓文想了想,说道:“我遇到你第一个念头的时候,你说了‘进化之眼’四个字。”

  白源堂点头:“确实。”

  白晓文指了指左眼,道:“但是,进化之眼是我对这颗眼睛的命名,不是它的本名——‘造物主的左眼’,更不一定是你对它的命名。所以从那一刻,我的心里就种下了一颗怀疑的种子。”

  白源堂皱眉:“不可能,如果你有怀疑之心的话,我一定能够发现。”

  白晓文笑道:“你说出‘进化之眼’的时候,我就分析出了一种可能性,那就是你有读心的能力。这种能力我在觉醒者阶段就遇到过,虽然罕见但并不是没有。所以,我克制住了自己的怀疑,没有将怀疑之心呈现出来。”

  控制自己的想法,对于一般人来说也许很难,甚至会出现“越控制不去想越是会想到”的情况。但对白晓文和白源堂而言,做到这一步不难。

  难的是,白晓文居然在见到“老父亲”之后,在其开口的第一个瞬间,就意识到了对方有读心能力,隐藏了自己的想法。

  “好吧,算你小子厉害。轮到你提第二个问题了。”白源堂摆手道。

  “你究竟是不是我的父亲。”白晓文认真问道。

  白源堂笑了笑,反问道:“这个问题很重要?”

  “很重要。”白晓文的回答很坚决。

  “好吧,我是。”白源堂悠然说道,“不管你信不信,我留下的三个念头,给你的讯息大部分都是真实的。”

  真理之神缓缓说道:“我可以证明。白晓文,其实你父亲的目的,就是让你成为死神,然后开启这块‘创世石板’,并没有害你的想法。”

  真理之神由于其神性、权限的原因,是不会说谎的,他的证词有很大的可信度。

  白晓文看了一眼真理之神:“开启创世石板之后呢?就像阿尔法祂们说的那样,我会成为造物主复苏的载体?这也叫做没有害我的想法吗?”

  真理之神道:“你不必怪你的父亲。我已经和他达成了协定,在我作为造物主身份回归之后,会把你和你的姐姐一起复活。”

  “复活?”白晓文笑了笑,“我已经成了造物主的载体,还怎么复活?确切的说,应该是再造一个白晓文吧。”

  以造物主的大能,复活灵魂消散的白晓华,应该不成问题。

  就好比一个程序员,恢复一段被误删除的程序一样简单。

  但是白晓文是造物主复苏的载体,已经脱离了“程序”的范畴,成为程序员本身!

  这就像一个普通人抓着自己的头发要让自己脱离地球一样不切实际。

  真理之神说道:“没错,就是再造一个你。这对我来说很简单,而且再造出来的你,不仅肉体和能力一模一样,还会百分之百继承你的记忆、情感、思维方式,乃至全方位的人际关系,这不就等同于你复活了吗?”

  “这不一样。”

  白晓文冷静地说道:“再造之后,我便不再是我,行走于世的仅仅是一个克隆体而已……我无法接受这一切。”

  真理之神不满地说:“不要把造物主的权柄和低劣的克隆技术相提并论。”

  白晓文缓缓看过白源堂:“再造一个我,也许在父亲、姐姐、夏锋大哥、小君甚至白凰领的同伴们看来,毫无破绽,和原本的我等于同一个人……但对于我来说,却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成为造物主载体的那一刹那,我就已经完全‘消失’了,这比死亡更可怕,就像是一个橡皮擦留下的一片空白,然后由一个陌生人填补上去一样。”

  真理之神:“好吧,我无法理解你的抗拒从何而来。你拒绝双赢的选择,一定要选择……双输吗?”

  “你应该和阿尔法祂们一样,不具有任何战斗力,所以通过武力胁迫我就范的可能性并不存在。”白晓文冷静说道。

  真理之神:“没错,但是你不打算复活你的姐姐吗?还有,作为凡人你的生命是有限的,你打算在总枢纽一直僵持到老死吗?”

  白源堂轻轻敲了敲祭台的地面:“晓文,凡人和神祇都是无法自由出入总枢纽的,没有造物主提供的权限,你绝对无法离开这里……连带着你的这个朋友一起,只能慢慢老去。”

  白晓文、夏锋之所以能进入总枢纽,是因为那张门票带来的权限。

  而门票其实就是真理之神制作的,包括进入起源之地后,门票燃烧时的那段话,也是真理之神的手笔。

  夏锋看白源堂很不爽,见过坑爹的,没见过这么坑儿子的。听到白源堂还拿自己来激将白晓文,夏锋就直接顶了一句:“不用考虑我。”

  真理之神:“夏锋,你难道不想复活那个叫白晓华的女孩?还记得我第一次以意志化身的方式接触你的时候,你提的第一个要求就是复活她,为此你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夏锋冷冷说道:“晓华如果在这里,会作出和我同样的选择。她是绝不会为了自己复活,让弟弟去做牺牲品的。如果我让晓文这么做,晓华即便复活,也只会郁郁一生。”

  真理之神:“届时白晓文会被我重新造出,只要你不说,白晓华又怎会知道内情?”

  夏锋鄙夷地看了一眼真理之神,没有说话。

  不过,夏锋却是感觉到了白源堂的立场,似乎并没有完全和白晓文对立,父子两人之间,还有一层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存在。

  证据就是,白晓文郑重地询问“白源堂是不是他的父亲”作为第二个问题,而白源堂也用一个简单的“这个问题很重要?”作为第二个问题给还了回去。

  这也许是不占白晓文便宜,也许是更深层的考虑。

  “好啦,第三个问题。你们可以选择回答,或是不回答。”

  白晓文看着真理之神:“造物主为什么要分裂?”

  白源堂笑道:“好问题……”

  真理之神瞥了白源堂一眼,淡淡说道:“造物主本身是各领域法则‘权柄’的集合体。各领域法则的权柄彼此并不兼容,所以分裂势在必行。”

  白晓文心中一动,追问道:“那你现在为什么又急于回归?难道找到了兼容不同领域法则权柄的办法?”

  真理之神的思维波动透着一股冷漠:“这是一个新的问题了,所以我拒绝回答。”

  不过,到了这一步,白晓文已经有能力做出了合理的猜测。

  “你找到的兼容办法,应该是地球古华夏的修仙途径吧?”

  白晓文思索着说道,“我一直很好奇,因为古华夏修仙途径,和西方奇幻代表的法则神祇体系截然不同,但这两种道路却在灵界同时存在。现在看来,修仙途径是你做出的一种尝试,因为灵界是造物主的梦境,每一个灵界位面大一统的感悟光点,你必然也都会有所收获,最终找到了兼容不同领域法则权柄的办法也不奇怪。”

  真理之神见到白晓文猜出了真相,也就不再缄默,点头说道:“在分裂之后,我才渐渐意识到‘感悟’与‘掌控’的重要性。西方奇幻下的法则,其实可以等同于古华夏修仙途径中的‘道’。古华夏修士修道的过程,就是不断感悟大道,最终掌控大道的过程。”

  停顿了一下,真理之神又道:“只要通过古华夏修仙途径,一步步感悟并掌控大道,我就可以兼容不同领域的权柄。在此之前,我是不同领域法则权柄的集合体,我即是法则;在此之后,我不再是法则,但我掌控着法则。”

  真理之神说的有些晦涩,不过白晓文却是立刻明白了。

  打个比方,此前的造物主,就是“宇宙”这一超大程序的源代码,祂就是程序本身,所以程序内出现不兼容的BUG,对祂而言是无法解决的矛盾,只能分裂。

  而通过古华夏修仙途径,造物主就可以真正成为掌控“宇宙”程序的程序员,祂不再是程序本身,而是程序的编写者、维护者、掌控者。即便程序内有不兼容的情况,造物主也有足够的能力解决。

  由此,另一个困扰白晓文的问题也得到了答案,那就是灵界生物的战斗专精限制。

  灵界的生物,无论有多强的模板,哪怕是神裔,战斗专精最高也只有专家级,无法达到大师级的程度。

  这是为什么?

  很简单,因为灵界是造物主的梦境,造物主分裂时的战斗专精上限,决定了灵界生物们的战斗专精上限,那就是不超过专家级。

  分裂前的造物主,虽然是诸多法则权柄的集合体,但没有“感悟”、“理解”这些法则。

  而这种感悟,恰恰是突破晋升大师级战斗专精的关键。

  “好了,轮到你们问第三个问题。”白晓文的疑惑已经基本解开,剩下的问题都没那么重要了。

  真理之神摇了摇头:“我已经不需要再提问了。”

  “等一等,”白源堂笑呵呵地说道,“我倒是很想知道,你为什么那么笃定不能成神?毕竟你对我的怀疑,仅仅只是一颗种子而已,后面我的表现基本上无可挑剔,提供的讯息也全部属实,应该不至于让这颗怀疑种子成长起来才对。”

  白晓文说道:“没错,一直到进入起源之地,我都对你没有更进一步的怀疑,有时候甚至会猜想,也许进化之眼本名就叫进化之眼,我过于多虑了呢?直到玄冰星,我接触到了一个古代王国的遗迹……”

  “是安塔赫古王国?这个王国居然还有精神体存在。”白源堂道,“不过,古王国的幽灵也不可能知道多少秘辛,他们的阶位太低了。”

  白晓文道:“安塔赫古王国的看护者本身没有提供什么关键讯息。不过,我的一个重要的下属,却是苏醒了一些古时代的记忆。”

  光芒一闪,希格德莉法的身影出现。

  此时的希格德莉法,已经完全和阴森邪气的女妖不沾边了。她一身金属铠甲,手执战盾和战矛,气质昂扬。除了种族仍然属于亡灵种之外,她已经恢复了“瓦尔基里女武神”的实力和记忆。

  “原来是神战时代的泰坦下属,瓦尔基里……”白源堂摇头失笑,“我明白了。”

  白晓文看到夏锋仍然面带疑惑,便接口说道:

  “我对神战的起因一直很好奇,因为对于不死不灭的神祇来说,发动这种足以灭神的战役,必然有着一个不容拒绝的巨大利益目标。

  “可惜的是,安塔赫古王国的看护者并不清楚神战的起因。但是,希格德莉法却回忆起了一条重要讯息:神战时代,诸神是为了争夺造物主的两颗眼睛而战。

  “我对‘眼睛’这个词很敏感。恰好,在预言神殿,也就是老爸你的第三道意念唤醒的地方,传言有一颗‘预言之眼’,是预言之神的源生神器。

  “带着希格德莉法,很快她就回忆起了更多的细节——预言之眼实际上是造物主的一颗眼睛!是神战年代诸神争夺的两颗眼睛之一!有了两颗造物主之眼,就能够看到造物主留下的道路。”

  说到这里,白晓文指了指祭台上面的古朴石板:“我想,造物主留下的道路,应该就是这块石板了吧。上面的文字,对于凡人乃至神祇来说都是无法分辨的,除非拥有两颗造物主之眼。

  “造物主的左眼,已经在我这里了。而造物主的右眼,必然就是预言神殿的那件源生神器——预言之眼。所以,老爸你坚持让我不必去争夺预言之眼的时候,我对你的怀疑,就更深了一层。我开始考虑,你积极地让我成为死神,又不让我集齐造物主的两颗眼睛,究竟有着怎样的深层布局?

  “答案其实说起来很简单,就在于起源之地门票上面的那句话——

  “只有最勇敢、最聪明、最强壮的人,才有资格继承吾之遗产。

  “我开始思考这句话的字面意思,抛开前面的定语,精简起来其实就是——只有人,才有资格。神祇,并没有资格。

  “也就是说,如果我成了死神,以神祇的身份来到总枢纽的话,就永远无法继承造物主的遗产了,也就只能乖乖配合真理之神,成为他苏醒的载体。”

  白源堂笑眯眯地说道:“所以,你选择以人类之身来到这里。很棒的推理,那么问题来了……你有造物主的右眼吗?”

  白晓文掌心轻轻摊开,一颗血红色的眼球,在他的掌心缓缓悬浮。

  真理之神的情绪出现了大幅度波动。

  “不可能,你明明没有在预言神殿逗留……白源堂告诉我,你直接离开了预言神殿!你没有时间拿到这颗眼睛!白源堂是没有办法对我说谎的!”

  白源堂点头:“你放心,我‘绝对’没有对你说谎。”

  白晓文轻吐了口气:“不要被情绪干扰了你的判断,真理之神……你应该能想到,留在预言神殿、拿到造物主的右眼的人,并不是我,而是我身边这位……”

  夏锋点点头,语气也有了一丝振奋:“没错就是我。哦,还有希格德莉法以及罗歇尔的帮助……”

  “嘎。”一直没有说话的罗歇尔怒刷存在感。

  白晓文续道:“在枢纽广场,我坚持等候,就是在等待夏锋大哥到来,把造物主的右眼交到我的手中。很巧的是,我也获得了古华夏修仙之道的传承,借助造物主的眼睛,我也能参透这面石板中蕴藏的秘密……成为新的造物主!”

  真理之神凝聚的星光猛然涣散,随后迅速重聚:“我明白了!你们父子两个,早已达成了默契!”

  白晓文遇到白源堂第一道意念时,就发现了对方口头上的破绽,种下了一颗怀疑的种子。可谁知道,这一破绽到底是不是白源堂故意暴露的,目的就是让白晓文警惕起来?

  如果说这里是暗通款曲,那么后面在预言神殿,白源堂的操作就几乎算得上倒戈了。

  白源堂对真理之神的回复是“白晓文立刻离开了预言神殿”,却对白晓文留下的伏手,包括留下希格德莉法、和夏锋一起拿到预言之眼(造物主的右眼)等等,都缄默不言。

  白源堂没有违背他和真理之神的契约——至少从字面上没有。但在实际上,白源堂默许了白晓文通过夏锋获取造物主的右眼。

  真理之神之所以这么笃定,是因为祂知道,造物主的右眼一直都是白源堂在使用!

  只不过白源堂没有实体形态,所以那颗眼睛只能存放于预言神殿——但是,如果有人拿走了眼睛,白源堂是必然会知道的,可真理之神直到最后一刻,都没有听白源堂提起过只言片语。

  白源堂笑道:“真理之神,你这是诽谤。我向你保证的是‘白晓文没有从预言神殿拿走造物主的右眼’,这一点千真万确。根据我们两人订立的契约,你无权制裁我。”

  真理之神哼了一声:“白晓文想要以人类修士之身,参透起源石板的造物主法则,纯属做梦!就算有我的两颗眼睛,他成功的可能性也不到百分之一……不,千分之一!他连超凡者都不是,基础差太多了。”

  “我愿意赌。”白晓文斩钉截铁地说道。

  “愚蠢,自私!就为了这渺茫的几率,你要弃你的姐姐于不顾。”真理之神道。

  白晓文平静说道:“其实促使我下这一决心的,还有另一个重要理由。”

  “什么理由?”

  “灵界啊。”

  白晓文直视真理之神,“如果你苏醒,灵界是会消失的吧。”

  真理之神默然,算是默认了。

  灵界是造物主的梦境,那么造物主的苏醒,自然就意味着灵界的消失。

  这也意味着白晓文在灵界的一切羁绊——上清派的陈榕,黑骑领主歌莉娅,左慈、葛玄……全都会消失,成为梦幻泡影。

  所以,就让旧的造物主继续沉眠吧,新的造物主的重担,由白晓文来扛起。

  白源堂笑眯眯地说道:“晓文你想参透造物主的法则,还需要很漫长的时间,也许要几百年、数千年。寿命是制约你的最大因素,所以真理之神才说你成功的几率不到千分之一。而且这里与外界隔绝,你就算领悟足够了,也无法突破境界,获得更长的寿命。”

  停顿了一下,白源堂续道:“不过,你可以先从‘获得总枢纽的出入权限’开始参悟。拿到权限后,你就可以暂时离开这里,回到外界,先把实力晋升到超凡者序列,获得千年寿命再来。嘿嘿,只要有足够的寿命,成功的几率就是百分之一百啊。”

  “超凡者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白晓文问道。

  “超凡者,是指等级超越20级,其实就是半神,超越了凡人的存在。”白源堂笑道,“一般来说,超凡者级别的存在,都只能在星界生存,留在现实世界,不仅实力会被大幅度压制,自身的存在还会被现实世界排斥。不过,总枢纽比较特殊,你就算是真正的神,也可以在总枢纽逗留下去的。”

  星界,就是诸神的“神国”存在的界域,那里有站在巅峰的诸神,还有数量极多的超凡者——半神。

  星界虽然强大,但也无法直接干涉现实世界。星界的强者只能借助偶尔出现的界域裂缝,向现实世界施加影响,但实力也会被层层削弱,弱化到觉醒者级别都不奇怪。

  所以,对于神祇而言,真正能干涉现实世界的强力工具人,仍然是进化者选民。

  真理之神“看”着这对父子,喃喃说道:“无耻,太无耻了。”

  星光披散,真理之神携着愤怒返回了星界,同时“取消”了白源堂的总枢纽准入权限,并对白晓文、夏锋、罗歇尔等等,动用权限发起了驱逐。

  “我也要走了。”白源堂耸了耸肩,“毕竟我还没有这里的权限。晓文,老爸先回星界了。”

  “老爸你是超凡者?”白晓文问道。

  “胡说。大小我也是个神来着……预言之神。哈哈哈哈。”白源堂身形化作白光消散,声音最后响起,“晓文你成了新的造物主的时候,别忘了给你老爸重塑实体。”

  夏锋也感觉到这片空间越来越强的排斥之力,急忙道:“你能留下?不会也被赶走吧。”

  “要是能赶走我,真理之神也不至于那么生气了。”

  白晓文笑呵呵地指了指两颗造物主之眼,“你安心回去,等我参悟了起源石板的部分法则,拿到总枢纽的出入境权限后,也会回去一趟。”

  “好。”夏锋把储物器具中的灵晶,全部留给了白晓文,“我也走了。”

  光芒微微一闪,夏锋的身影也消失不见。

  白晓文盘膝坐在了祭台上,右手在右眼上轻轻一抹。

  造物主的右眼,与他的肉眼融为一体,就和左眼一样毫无排斥。

  两道红芒出现,照射在起源石板上。顿时那些模糊不清的纹路、繁复古朴的奥秘线条,在白晓文的眼前轰然清晰。

  这些奥秘线条,实质上是无数时空的交汇。白晓文就像是进入了一个虚拟空间,周围悬浮着无数块电影荧幕,每一块荧幕,都代表着一个运动着的时空节点。

  一条通天大道,在白晓文的脚下徐徐展开。

  这是一条直通最巅峰王座的道路。没有竞争者。

  “呼……穿越时空,双魂融合的这五年时光,真是一场梦幻之旅啊。”

  看到了“白小文”穿越过来的那个时空,时间已经走到了2020年。不过那个叫“白小文”的扑街网文写手,却是永远消失在这个时空中了。

  白晓文向2020年的原时空节点的后续看去,这个时空并没有受到灵力潮汐的影响,依旧保持着科技侧的发展路线,灵能时代的到来遥遥无期。

  “希望原时空永远那么繁荣。”

  白晓文收摄思绪,沉浸在了起源石板浩渺的法则大道之中。(全文完)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推荐

  • 最强医圣林奇

    最新章节:第3206章 危机
    关于透视医圣:林奇得到上古传承,觉醒神瞳后,拥有了不可思议的能力,他不在是一个平凡小医生,还有了很多烦恼,因为昨天冰山女院长要他约在小树林,讨论一些羞羞的事情..

    大小写08-14 连载中

  • 我的光影年代

    最新章节:番外5
    有人说,电影,一种综合艺术,用强灯光把拍摄的形象连续放映在银幕上,看起来像实在活动的形象;
    也有人说,电影是窗户、镜子和梦;
    对吕潇然而言,电影只是平淡生活的一道小菜…

    油炸大金03-21 已完结

  • 满级绿茶穿成小可怜

    最新章节:114、【番外6】
    林非鹿外号绿茶公主
    心机婊中的战斗婊,民间奥斯卡影后
    卖得了萌,掐得了架,装得了无辜,演得了白莲
    反正不是个好人
    后来她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了代价——死在二十七岁生日那天
    死的时候,林非鹿反思自己这二十多年的绿茶生涯,深深感到自责和后悔
    她发誓,如果有来世,她一定当个好人
    结果穿成了大林朝的五岁小公主
    母妃不受宠病恹恹,哥哥是个痴傻智障
    吃不饱穿不暖,还随时有生命危险
    生存环境非常恶劣
    想要当一个好人的林非鹿:……是你们逼我的
    对不起,只能开大了
    宫斗?争宠?上位?
    不好意思,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叫满级玩家屠新手村

    春刀寒03-21 已完结

  • 龙王殿

    最新章节:第2002章 是是非非,了尽尘缘(大结局…
    前世,你看我不起?今世,我让你望尘莫及!化神境大修士陈默,与小师妹私探禁地,陨落之后,重生地球高三时代。陈默发现,小师妹居然重生到千年前的地球!前世初恋,陈默不屑一顾。前世第一美人,陈默收作丫鬟。前世敌人,陈默一拳打爆。追寻着小师妹的踪迹,陈默一路前行。但是,他发现,这个世界,居然隐藏着……

    猪爬树03-21 连载中